便是人間保時捷


睡得好得一種,睡不好卻有多種不同。

睡得好,就是很快睡,一覺到天明,睡得軟熟香甜。在你還未意識到自己在等瞓之前,已入夢鄉,下一鏡,就是另一個早晨。

睡不好,慘了。可以是睡不、睡不、再睡不;可以是睡不,睡不、睡了,半夜醒了,便再睡不;亦可以是睡不,睡了,又醒,再睡,再醒,睡了像沒睡一樣,十個慘。

某晚夜半醒來,心想有什麼事縈懷嗎?又好像沒有。腦海中卻泛起這句話:「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是否睡得好的人,心中都無閒事、也無牽掛呢?

按摩師對我說,人和事上心的人,肌肉特別緊。係?

然後想,會否有些人和事,讓你寧願不要好時節,寧願掛在心頭的?

寧願牽掛。

人生苦短,無事牽掛,自然清爽,但牽掛帶來的細瑣厚薄,萬水千山,明月天涯,可以姹紫嫣紅,可以素靜盎然,全無雜念,是否錯過風景,太過蒼白?

閒事者,張愛玲說「人生的所謂『趣』就在那不相干的事」,又說「生命即是麻煩,怕麻煩,不如死了好。麻煩剛剛玩了,人也完了。」那末,活,就是煩,沒煩過,等如沒活過。

有時,風露立中宵,勝過人間好時節。有時,間屋少少亂,好過乾淨冷潔如博物館。

閒事,不過量,不過重,是給人生的調味。

大概,一切在於甘心二字。好時節都不要了。

然後,心中爆出一句:咁保時捷就梗係要啦 。

原來,夜半醒來,不過為了斷定這件事:如何證明自己是個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