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的仇恨


人類要掙扎存活至某一個地步,才會有一些重要的價值觀轉移,重新檢視,重新定義。一些曾經吃人的封建、偏見、合理的野蠻、合法的剝削、合該的不公義,才會被修正改寫。但在事情發展至那一個臨界點之前,還需很多吃人、偏見、野蠻、剝削、不公義的重複發生,才會得到有意義的社會覺醒,人心喚醒。

歷史告訴我們,人類,可以是非常遲鈍的學生,階級剝削、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性傾向歧視,幾多權力、利益既得、約定俗成:女子無才是德咪讀書,黑人都係賊,工人想創業是以下犯上,基佬專濫交、叻女都是變態殺人狂(電影以《本能》為標誌的Sharon Stone)等等等等。直至荒謬的荒謬性被確認,大家感受到之前,荒謬照常升起,很正常。

像合理的仇恨。你讀一讀剛逝世的著名建築師Zaha Hadid的一生,便會知道她在男性主導的國際建築界,曾被如何輕視欺凌憎恨過,就因為她是女性,而且出色。譬如:要恨你的敵人、仇人。

好像很合理。但時至今日,在去年巴黎恐襲死了太太、遺下當時十七個月大的兒子和年輕的爸爸Antoine Leiris對恐怖分子說 ,「I will not give you the gift of hating you」。世道莽蒼,飯照吃,酒照飲,生活要照常自由快樂。他那沒了媽媽的孩子會「吃飯照常,玩樂如常」,「for his whole life this little boy will threaten you by being happy and free. Because no, you will not have his hatred either」。不被你影響任何價值觀和負荷無力感,以自由和快樂威嚇暴力。

如今輪到台灣「小燈泡」的媽媽,小女兒死於非命的人,選擇不賣帳給仇恨。情洶湧,喊打喊殺,她選擇理性冷靜,相信善良,不支持死刑,縱使「夜深人靜之時,我還是會崩淚、我還是會思念。」風向開始轉了。

如果,有一天大部分都拒絕仇恨,仇恨便輸了。如果,你明白當中的道理。

不是移民道德高地,是杜絕仇恨,才是最甜蜜的報復。期待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