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手機暴力


有兩樣東西我是徹底地無法明白的。都是現代人有了手機之後,失了禮的畸形發展。

首先,為什麼入了升降機,在一個密封的公共空間,還要大大聲不停講電話?

第二,為什麼在未經當事人同意,要硬加別人入 WhatsApp 谷(group),然後不停發送信息給谷內成員?你憑什麼認定對方想入這谷,又想收這些信息?

在密封公共空間口沫橫飛,忘形喪講,騷擾人失禮自己,旁若無人並非豪邁,教養有限也。斗室之中,一則噪音擾人,二則私事公事天下事,用得着在升降機高談闊論大聲廣播嗎?Discreet 一字,原來很深。

無辜被迫入谷更恐怖,好友說如遇上黑社會被踢入局。開一個 WhatsApp group,至少應該成員是彼此認識的,否則谷主怎能擅自決定不相識的人之間願意交換電話號碼?

不少朋友說,是親友加了自己入谷,明明很厭又不好意思「退谷」,好像「好唔俾面似的」,唯有硬食、捱收不想要的 junk messages,包括圖片影像,經常受炸,煩不堪言。

逼人入谷,逼人交換個人電話號碼,就算是疏忽,也是無禮表現,不為他人設想。你真的不知道有問題、認為是那麼casual的嗎?那你會否隨便把自己親人妻兒的號碼四圍傳給別人?不會吧。

我教了同事朋友,WhatsApp group 有功能讓用戶可以 mute 的,可長達一年,不退谷而得安寧,對方不知道的。另外,我則無謂辛苦自己,禮貌通知谷主一聲即 quit,退谷,冇興趣就是冇興趣,順手強調下不為例 please, thank you。

都是失禮,無禮之過。什麼是禮?禮,「人際交往中,一定的約定俗成,表現出律己敬人」。律己,敬人,禮也。

重視教養的東京大學,進入大學後首兩年,系不細分,學生必須接受教養部的洗禮。有教養,學會了律己,敬人,不論有什麼新科技,不必從頭教一次。

畢明手機低頭族WhatsApp手機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