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世界盃放榜輔導熱線


電視新聞提到會考放榜,有輔導熱線為學子提供支援。考試的壓力當然千斤,但正值世界盃打到七個一皮,便說了句:「咁有冇世界盃放榜輔導熱線?」

身旁的笑翻了。

係吖嘛。笑到哮喘那位不住笑着點頭,笑不攏的嘴未有空搭一嘴。你身邊沒有為波死為波狂的癡心朋友嗎?

德國,玩完。葡萄牙,止步。阿根廷,out。西班牙,出局。巴西,冇埋。球星一顆一顆如蒼蠅般掉下,C朗美斯尼馬一律轆出戰場無緣問鼎。都不提那些連參加資格都沒有的萬人愛隊如意大利和荷蘭了。

一球,飛向龍門,一出、一入,天堂地獄。你的天堂,他的地獄。任何一隊任何一場任何一球入了,電視上的畫面,永遠冰火極端。一喜、一悲,一哭、一笑,球場上入球的慶祝狂歡,輸波的十足失戀失業。觀眾席同樣天各一方,失分隊的擁躉,苦海無邊,得分隊的粉絲,太快樂就跌一跤都有趣。未分勝負已經如此。

到球證吹哨完場,那一刻,情緒紅海更分明:喜與悲一分為二,贏波的光宗耀祖叻豬威威,輸了的生意失敗哭崩怕未淚奔。觀眾一片哀鴻遍野,另一片國慶+生日+聖誕。

這,就是世界盃。牢牢牽動大家的情緒,么心錐心,投入得青筋暴現,有的緊張得失眠,有朋友愛隊出局茶飯不思,自我「冚旗」幾天鬚不剃、班不上、哭波喪。

在英國看世界盃特別有氣氛,首兩周賽事我都在英倫看,四處見英格蘭旗飄揚,住宅有、商廈有、肉檔有、生果檔都有,小鎮與城市,一樣。到海鮮檔買餸,老闆不和我講海鮮價,大講南韓如何打敗德國,眼前像沒什麼比球賽重要。執筆日之新聞標題有「英格蘭球迷摧毀倫敦 IKEA 跳穿巴士站頂」。

四年一度,七情六欲,你說世界盃放榜當天,是否要輔導熱線?

世界盃放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