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祖兒和她的裸寫


你有沒有看容祖兒的專欄?

明周出品的月刊《Ming’s》中有她的文章,上月那篇《我在恆安邨的日子》真好看。

先申報一下,找Joey為《Ming’s》寫文章是我的主意,身為顧問,我有責任全方位思考如何令品牌/產品更出色,除了定位、形象、創意、手法,內容當然也是一環。《Ming’s》獨立上市一定要更吸引才更能鞏固自立能力,令內容好看,就要組合有趣、有質量、有可觀性的人腳班底。

再申報兩下,本人其實是不認識容祖兒的,去年我才第一次看她的演唱會,但身邊不乏和她熟落要好的朋友,有時會給我看看她的IG、看她的文字。看見她活潑、率真、還有烏龍,一種獨家的可愛。然後有天,忽發奇想,能邀請她為《Ming’s》寫稿,不是好嗎?!

於是便找她,於是便有了容祖兒的專欄。

令我印象深刻是她的認真,我非常極之十分欣賞認真的人。哪怕只是區區一個專欄,一個月才一篇,又不是她的主業,但她先仔細了解,再謙虛考慮時間能力。我記得她的第一篇,她會在未正式交稿前早作「文字練歌及綵排」,初稿再改,一絲不苟。她不臨急抱佛腳,對文字和寫作很認真,對自己的承諾也認真。

但認真不一定好看。認真的人可以平庸。

《我在恆安邨的日子》尤其我看得樂了,看完令人認識了她的童年、青少年往事,完全看得見她的左鄰右里,死黨同學,活靈活現。最搶鏡是「肥妹」和喜歡夜裏修理她的老竇。這是先生會貼堂的文章:情文並茂,人物立體。

用真、用心寫,是看得出的。她全篇都是,零造作,不賣弄,手寫心。我最怕是通篇都是矯情,全篇都在扮聰明,或虛榮自high的文章。

世有裸泳、裸睡、裸跑、裸辭,她是裸寫:赤裸裸真誠的去寫自己的文字,好看。不必擔心,寫得很好。謝謝。

畢明容祖兒專欄恆安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