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找自己的止痛劑


托爾斯泰曰:「從未出世者最幸福」。對生命的感知愈深,對人性的理解愈透,自然會有種對人世的愁善。

「偶開天眼覷凡塵,可憐身是眼中人」。如果再讀多一些文學、歷史、哲學,感悟一下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清楚人類的美、醜、蠢、慧,到最後還是渺小,沙特(Sartre)必會派上用場:「生命是徒勞的激情」。

真正親近熟知我的朋友會說我悲觀,肉麻一點,如果氣質上少少接近哲學,無可避免會深明法國哲人Camus說的「人生絕對荒謬」。

由出生第一秒,遊戲的結局一定是死亡。

不是悲觀,是事實。對於同一個事實,有人選擇悲觀,有人選擇樂觀,我則以某程度的「哀矜勿喜」對待。活了這些年頭,經歷過的穿越過的、捱着生還過來的,厚薄哀樂,如果有領悟反省,明白天地不仁世道無常,淬鍊出的,希望是「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生活各有麻煩,be kinder than necessary。可以做的,是為自己找一帖最有效的止痛劑。是什麼都好?找。為自己試着找。是愛情、是宗教、是寵物、是食物、是音樂是運動是夢想,是什麼都好,用多些時間認識自己和發掘給自己解藥。

One life to live. Do what you love and do it often。讓磨難少一分災難。

Carpe diem,抓住今天,活在當下,及時行樂。

每個人都有自己一套存活方式和處理傷口傷疤的方法,有人像受傷動物躲起,「唔通乜乜乜我又話你知咩」;有人勇敢公開苦難與眾集氣,各適其適,無可厚非。不必太歌頌勇敢,因為是脆弱可以的,甚至記得容許自己脆弱生病。病了,一時好不起來,不必太大壓力。

我的止痛劑,找到了,是:珍惜。

珍惜最微不足道的人和事,眼神空氣,都不是必然的。亞里士多德說人世兩大最苦是「還未」和「不再」,於是我「珍惜」。

畢明找自己的止痛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