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鐘的傳說


據說,這話是安迪華荷於1968年,最先在一個記者會上說的:

「將來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出名十五分鐘。」

然後,就像很多成功了的事物一樣,開始有其他人爭相領功,自認是這話兒的始作俑者了,包括一個曾經訪問過安迪華荷的記者,還把時間推前兩年,推到六十年代最奇怪的其中一個高峰,1966年。

這位記者先生,當時正在替安迪華荷拍照,旁邊的許多有關或無關人等,都搶要擠進相片的範圍內,博一張「合照」,你知道,就像現在所謂的「攝石人」。

給推得站腳不穩的安迪華荷,搖頭失笑說:「哎,人人都想出名。」

鏡頭後的記者先生聽到,隨口便加了一句:「對,不過最多十五分鐘。」

這,也就是一句叫人感慨的說話、那叫人感慨的眾多起源之一了。

然而,我現在想說的,其實不是這些,回港才一、兩個星期的我,只是非常奇怪,怎麼小小一個海島,每天就會發生這許多事情了?

而且,當大夥兒還未消化完一些事情時,新的事情又排山倒海般掩蓋過來:前天一個官員換樓,出了可疑的狀況,忽地內情卻峰迴路轉;昨天一個學生領袖,到銀行去開戶口,卻偏偏開不到;話猶未了,今天電影頒獎,一部作品爆冷跑出,馬上又成為了街頭巷尾議論紛紛的風眼中心。

人們正感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際,機場竟又爆出了「我係我個女個爸」奇聞,只看得眾生目瞪口呆,倉卒間,人們早忘掉了機場第三跑道、以至中華白海豚、以至誰人僭建、誰人騙錢、誰人騙了眾生的醜聞了。

所以我想,假如安迪華荷活在今天的香港,看每日那些層出不窮、灰頭土臉的照片,他大概會說:

「今天在香港,每個人都可以出醜十五分鐘,不過最多十五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