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伴我行


從報紙上看到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發言的第一個「AI美女」(人工智能機械人)的相片時,真的眼前一亮。

因我自小便喜歡天馬行空的幻想,例如:地球外層應安裝一個大天幕,可輸送冷暖氣,而每人出生就附有一個控制器,人人平等,不用安裝冷氣機。

所以,看到機械人現可站在人類的會議當中發言,怎能不興奮呢。還記得在輔導課中,曾探討過「科技對家人親密度的影響」的專題,我於功課總結時表達,希望日後多留意機械人對家庭的實用性和滿足心靈需要的發展。但當看到有輔導能力的機械人報道時,內心卻有愧,因「關係」本屬人類寶貴的一部分,為何竟要出動機械人來作溝通,那麼人的智能又究竟去了哪裏?

說的是,日本已開始用AI來照顧長者的實驗,按數據看來因AI沒有煩厭感,只按着人類設定的項目而操作,可按已輸入了的安慰程式,鼓勵及扶助長者,刷牙、洗澡、去廁所等六十多個日常生活項目,尤其對有腦退化症的病患者,更發揮着一個守護的作用。

這種病患者的家人,往往因擔子太重而導致抑鬱症,因患者記憶力變差,情緒和個性也大大轉變,負責照顧的親人,縱使盡了很大的心力和體力,仍要不斷忍受病者的無理懷疑,甚至責罵。日子久了,照顧者積壓在心的委屈,有時會不自控地爆發,再沒耐性地包容,而用了刻薄語言來傷害對方,但過後又會感到內疚、無助、乏力和有悲傷感。

所以,若用上AI,就沒有這類抑鬱情緒了,因它們只會照程式辦事,哪怕是一些重複又重複的照料。除了人形還有動物形態的AI服務,可陪伴長者度過晚年,甚至有報告說會增加他們的自立度達百分之三十四。話雖如此,趁AI還未普及時,定要珍惜人倫的親密關係和有愛的一雙手。

我禁不住想,究竟什麼時候會真的如電影一樣出現AI伴我行呢?

(本欄隔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