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儀:「食腦」的功課


雖然六月底才是輔導學學士畢業典禮,但上星期已拍攝畢業照,心底有種說不出的快樂。親友也為我感高興,並說定會來觀禮,見證我人生的新路向。除此,他們總好奇,究竟輔導學的功課是怎樣做?

剛好現正是第二階段的實習,同學們都努力地「做功課」,包括要在校外輔導不同的受助者,經歷一個專業輔導員的真正操作,並在三個月內完成至少滿二十小時的輔導個案,每次五十分鐘的輔導都必須錄音,寫出觀察報告,整理及總結出對受助者的建議,為下次會面作好輔導方向。

另外,在這學期,每位同學也必須作兩次匯報(presentation),包括播出輔導個案的對話內容(姓名保密),好讓老師和同學共同研究,聆聽受助者未曾說出的心底話、情緒狀態、察看說話的真偽等等。最後,大家會發表對輔導員欣賞及改進之處。

而當中最叫同學們感吃力但又刺激的,便是一份萬多字的逐字報告。我們會在自己眾多的個案中,抽中半小時對話內容,逐個字寫出,然後深層分析受助者的說話動機和情緒狀態,以及檢討輔導員自己,若果可以重問一次,應如何重新組織問題和技巧。這萬多字的功課,對於平時很少執筆的同學來說,真的很辛苦,但卻是十分得益。

我現在正輔導三位來自不同行業的受助者,每次會面都擴闊了我的眼界,聽到受助者不同的說話內容,感到自己好像修讀編劇訓練班,人生如舞台,每個劇本內容的進程都不一樣,對白的外在與內在之間,皆會隨各人性格的反差而有異,並各有牽引與衝突果效。若受助者經引導後發現自己的盲點,從而改變了扭曲的思維,又會影響說話的內容,啊!變幻原是永恆,輔導員真的要「食腦」。

寫到此際,餐廳廚房大叔見到我,關心的問「咁耐唔見你拍戲」,我回答「係呀,讀緊書」「嘩,咁老仲讀書?」我一笑,心裏回答「讀輔導保青春㗎!」

 

胡美儀「食腦」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