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儀:畢業典禮咁重要?


畢業典禮當天,所期望的親友全缺席,沒有來觀禮,當事人心中的不快,令其情緒波動,甚至影響彼此感情……這老掉牙的劇情,從前看來總覺得很戲劇化。然而,這次親身經歷自己的心理輔導學士畢業典禮後,令我明白到畢業典禮對某些人的人生而言,是何其重要。

正如我四歲的小孫女,這個月是她人生中第一個幼稚園畢業典禮,她着緊地邀請我和毛Sir 出席,但當我說毛Sir公公因忙着排戲未能出席時,便立刻收到她的回覆視頻,失望地說「爸爸媽媽會來,毛Sir 公公嚟唔到,只有婆婆來。」及後,她見到毛Sir 就刻意地避開,不肯給他擁抱,甚至繞過他身而行。我就感受到這四歲的小心靈,已受到情緒困擾,誤以為毛Sir公公不再愛她了。

婆婆既是讀心理輔導,家人便順理成章地要我想想辦法。故此,有一天我邀請小孫女,要為毛Sir 公公祈禱,期望在她畢業典禮當日,讓老闆放他一天假,來看她跳舞。聽後她便即時扁嘴想哭,原來小小年紀明白到,放假的主權在老闆那裏。到了上星期再去探望她時,只見她在遊戲中,漫不經意地回頭向着毛Sir 說:「毛Sir 公公你快啲做完啲嘢,嚟睇我跳舞啦!」啊!原來就此破冰了。

而我在自己畢業典禮當天,滿以為在台上表演已是習以為常,上台取證書應不會有什麼壓力,怎料當被邀代表學士生致詞時,心裏卻有說不出的緊張。幸好看到一班來觀禮的親友,感動的情緒便掩蓋了緊張。除了要感謝丈夫、親生家姊,和女兒一家外,還有鼓勵我修讀輔導的教會姊妹、中一讀書時候的同學、新城電台台長和同事,以及唱片界、劇場界的好友等等,他們對我的疼惜,都存放於心頭。

還有第一位接受我輔導的受助者也來了,我倆相見時心裏都充滿了喜悅。我跟她說,我的畢業她也有份,因她的個案,正是其中一份寶貴的畢業功課。

胡美儀畢業禮毛俊輝心理輔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