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奢侈不起


去年,在一個機緣下,一家四口跑去日本玩個東瀛遊,老人家體力有限,遊山玩水倒是不多,重點還是美食。吃上等和牛,吃精緻考究的和式食制,領略日本人如何將食物一層層地提升,又如何一層一層的淡出,一頓飯感受到的是吃的藝術。也有盡量奢華地一個人狂吞一隻極品巨蟹,好食!但是肚皮受不了,特別是我等吃慣粗茶淡飯的人,過飽是很辛苦的事,早已沒有年輕時那種當年勇。女兒更差勁,蛋白質敏感又再發作,要進醫院,在日本進醫院是非常麻煩的事,因為日本人大多都不懂英文,連醫生也是。幸而現代科技發達,可以用手機聯繫在外國的日本朋友,三角傳達病情,醫生準確對症下藥,才走過這個難關。

年紀愈大,愈相信中醫中藥,中醫常說蝦蟹毒,年輕時是哈,管他!蝦蟹那樣甜美,怕的是沒得吃,哪裏知道所謂蝦蟹有毒其實是有些人對蝦蟹的蛋白質敏感?一個朋友連續吃了幾餐蟹,怎道淋巴腺長出了瘡,看了醫生,慢慢的醫好了。怎道只要稍不留心,吃下含有蝦和蟹或者貝殼類食物,瘡又走出來,非常、非常的煩惱。

祖國建國初期,實行共產主義,全民做又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工作怠慢,一切敷衍了事,生產力大幅下降,加上天災人禍,糧食生產不足,每個國民都過着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那時候,放得進嘴裏的東西都吃,吃下去是飽暖舒服,怎樣吃還是蛋白質不足,澱粉質不足,從來沒有聽說有人對蛋白質敏感,或對任何食物敏感。

董培新奢侈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