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南生圍


 一把火又燒起了記憶,南生圍是年輕時常到之地,來自西關的西關仔愛借景懷舊緬懷一下已消失的故地南岸,高聳的桉樹整排傲立在堤上,恰似南岸那段略高於水面少許的石板路,路旁幾十棵直插向天的尤加利樹,在盛夏時節似為遊人張開羅傘。石徑兩旁都是荷塘、菱角塘、魚塘、茨菇塘、馬蹄塘和茭筍塘,泮塘五寶全都種植,蜻蜓、青蛙、蟛蜞在自由活動。經過時,一時手癢可捉幾條七色旗撒婆小魚。廣州市兩區泮塘,南岸都鄰近荔枝灣,河道貫通,一隻小船來往各處非常方便。清幽雅淡,荷香隨風飄至,夾雜着負離子令人精神一振,甚有帝力於我何哉的感覺。醒目的農家會在樹下空地設置茶檔,順便賣些荔枝、龍眼、香蕉等等水果款待來客。一九五一年廣州市推行三反五反運動,工廠、商舖工人鬥老闆,那時候上頭創作了一段順口溜:「不法奸商南岸歎,笨乜工人搏命捱」,來挑動工人情緒。陰功,好多老闆由此俾人鬥死,無端端連南岸都背上罪名。

南天王陶鑄在任,忽覺廣州市沒有湖,人家杭州有西湖,廣州豈可無湖,人定勝天,怎不挖個湖出來?挖一個不夠動人,一挖就挖他四個,泮塘、南岸種的都不是米糧,蓮藕、菱角、馬蹄、茨菇只是副食品,將池塘變成湖豈不風光?全市羣眾被動員挖湖去了。那時候已來了香港,無緣參與這項偉大工程。後來回去看看,從前可以在上面跑動的田埂消失了,可見的是白茫茫的一片水,泮塘就在水底下,再沒有種植馬蹄,世事神奇,今天我們還可以食到泮塘馬蹄粉。

董培新南生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