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他朝君體


眼前水盆上的杏花,是從枝頭上跌下來,躺在水面已經幾天了,漸漸失去當初的晶瑩剔透,正在走上終結的道路。幾十年來已見慣花開花落,人來人往的環境,哈,最好就是曾經絢爛過。梳一梳漸禿的頭頂,忽然想起胡章釗,啊,胡章釗實在太重要了,要不是「麗的呼聲」每日中午都播放胡章釗講述的《書劍恩仇錄》,就不會迷上武俠小說,迷上「金庸」。後來由畫假金庸小說插圖到畫真的金庸,就好像有一條看不見又很長很長的線將你牽連,線頭就是胡章釗。

七〇年已經結識胡章釗,日常的胡章釗並不像他在開咪時那樣口若懸河,講說話一句起三句止,但每一句話都是重心,正係好慳返啖氣,留待工作中使用。他熱心公益,常夥拍好友李成德主持大型公益活動,好像公益金籌款等等。李成德在中環開設美容院,是奇女子一名,大家少奶奶辭職不幹,自己出來打天下。這女中豪傑犀利啦,一搞籌款活動,李小姐出馬,富商名流通統一網打盡,個個真心真意真金白銀一齊共襄善舉,哈,李小姐厲害處是,只要她一想起你,你就休想甩到身矣。

寫這段稿是想起頭髮,一想起頭髮就想起了胡章釗,因為他的頭髮是有一些「秘密」,這「秘密」其實不是什麼秘密,整個影視圈都知道,只是觀眾沒有去研究而已。在熒幕上的胡章釗給人感覺是頭髮很薄,又未至禿頂,但現實生活上,他頭頂已沒有頭髮,所以他在出鏡前要用很多時間去化妝,因為他要在禿頂上一條一條畫上去,這好辦法一定要學,理論上,我應該畫得更好。

董培新胡章釗頭髮他朝君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