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別


心情沉重,因為送別了一個尊敬師友,從而想到人生大事,生與死。死亡是終於有日來臨的事,誰也逃不了,這是老天爺訂下來的規則,人要是不死,全羣都是阻住地球轉的老而不,實在太恐怖了。所以宗教是給人希望,死不重要,今天死去,明天又變成一個新生的嬰兒了。對死者來說,面對將要死亡那份恐懼誰可理解?家人怎樣面對這必然的現實,那份重要怎樣承擔?

送別是艱難的,曾經面對了兩次。一次是母親,一次是父親。好辛苦、好辛苦,但沒有哭,沒有流過眼淚。好久了,好久沒有流淚,十歲多一點就不再哭了。在哭也沒有人可憐你的環境,哭只有白哭,多去想想後邊的日子怎樣面對才是正經。只是,不哭比哭了出來更辛苦百倍,像母親離去的時候,心裏好痛、好痛,就是哭不出來。哭不出來還有原因,因為還有十段漫畫稿要即時交出來。在想悲傷的時候還是度出唧人笑的漫畫,實在太搞笑了。但又清楚知道,堤不可崩,堤一破就整個人崩潰了,什麼也做不到,只有死頂。忍哭其實非常非常不健康,壓在心裏的痛無法舒散,久久困在胸前。

在喪禮上,一件事令我非常不解,主人家沒有悲哀氣氛,在辭靈送客時都展示笑容,我們都知道,去者深愛他家人,家人也深愛他,也度過很長時間掙扎和憂傷的歲月,可能逝者怕家人沉溺在悲傷的環境,希望家人以歡容為他送別吧。

董培新死亡送別喪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