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藏弓者言


書櫃上面一把弓已經擱了很久,見證着時光的流逝,也見證了時代的過去。生產弓的工廠已經倒閉,一代新人換舊人,器物也隨着社會進步而改變,正是十年人事幾番新。弓,曾經是幾千年來人類文明的見證,也是人類自衞、殺戮、戰爭的工具,也彰顯着人的智慧,簡簡單單的弓箭藏着很深的玄機,好像,未上弦的弓是反曲形狀,這樣子提高了最大彎曲度,從而得到反彈之最大力量。早在三千幾年前阿拉伯人已懂得如何去製造,他們將動物膠液如牛筋、鹿筋煮溶塗在弓內彎面,穩定地為伸張面提供強大的收縮度。歷史上記載,那時候強健的阿拉伯人射出的箭可達三公里遠,簡直就是現代強勁步槍射程。

今天人類,科技大步普及化,現在好的弓臂大都使用碳纖維了,反彈力比上一代的玻璃纖維強勁得多,加上使用的箭都用上碳纖維,射出的箭拋物線大幅收窄。因為碳纖維比上一代的鉛箭輕很多、直很多,準確度大得多,自然成績會常被突破。

小時候,喜歡看章回小說,總會看到「百步穿楊」這四個字,那時候看得拜服得不得了,後來玩了射箭,覺得都是小說家在吹牛。當然是有射藝非常高的人,但小說中的形容是誇大了很多,以那時候的器材,和今天是無法相比的。第一,當時無法做到絕對直、零彎曲的箭。第二,風速無法控制。第三,戰爭中,弓一拉就要射了,只能用心理瞄準,準確度無可能百分之一百。哈,看小說就是小說,不必太認真。

董培新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