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假假真真


一天,楊老師來電,劈頭第一句就是:你去唔去睇畫展?睇畫展當然去,楊老師有興趣去看的畫展更加要去。老師跟着說:「那你明天來車我,順便接埋范甲先生。」好,當然托塔都應承,范甲先生何許人也?「敏求精舍」多屆會長,對古董、文物、字畫都有精博的研究,陪二老去睇畫展正是學嘢時候,良機豈可錯過。

展覽是絕世名家作品,展場自然是人山人海,我緊隨兩老的後面,只見他們偶爾小語,睇畫卻睇得很快,幾十幅作品轉眼睇完。我開車送二老打道回府,一上車二人異口同聲說道:「冇張真嘅!」嘩,這是一堂好重要的課,從此對真與偽的判斷得到珍貴的提示。與此同時不禁有個疑問,這次展覽的藏品是購自國家機構,無理由國家機構會造假?這毫無得益的事誰會去做?兩老大笑,說道:國家機構不會造假,但畫家可以自己造,歷代不知幾多享有盛名的畫家也造假畫。我聽得呆了,自己造假?兩老說:因為畫家懶,叫畫得似的弟子去畫,自己最後執兩筆、簽個字、打個印,誰敢說是假的?他們說鄭板橋、溥心畬假畫多得不得了。原來如此,又學到嘢了。

近日廣東一個藝術園鬧出假古董風波,令人對藝術品真實性提出很大疑問。是否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要陳志雲先生詳細剖釋了。只是目前為止,這藝術園裏一些真迹還是假不了,那就是楊善深送給這藝術園的畫作。

古董收藏家敏求精舍畫展范甲董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