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時代在退去


劉以鬯先生走了,心裏不無欷歔,大江東去誰能留得住?先生常慨嘆生命無奈,好似為了生活,不得不寫一些媚俗的流行小說,換取微薄的稿費來餬口。這一點我有些同意或者不同意,廉價賣出作品是無可奈何,但不必以價就貨是態度。不出劣貨,堅持質量是自己自由。那時候的三毫子小說正名是「環球小說叢書」,老闆是羅斌,也是我後來的老闆。三毫子小說是廉價刊物,為這刊物撰稿的作家有好多都是重量級作家,鄭慧、上官牧、龍驤、沙千夢、楊天成、岑樓……一大堆,大家為了生活,不得不為微薄的稿費出賣自己作品,也推動了當時還相當單薄的流行文化。五十年代前,武俠小說被視為低層次的流行技擊小說,金庸和梁羽生就將這概念完全改觀。 羅斌先生是精於計算的人,算盤打得極響,他推動的流行文化對香港卻有深遠的影響。晚一輩的作者依達、亦舒、嚴沁、岑凱倫、張宇、馮大衛、馬雲都是在「環球出版社」成長。只是,地球在轉、轉、轉,不斷地轉,在轉至今日的數碼時代,看書的人愈來愈少了。出版業相當慘淡,連中國大陸也是如是。○七年在四川開個展覽,當地人熱誠地招待,席中有個出版商人,他說現在出版非常難做,特別是紙媒這行業,平板電腦、手機將實體書打得落花流水。問他點樣慘法?他說現在印書二千本是起點。二千本?以前老闆羅斌,少於四千本的書絕對不印,那時只有香港和東南亞市場的讀者。中國十幾億人,看書的人口是多少分一呢?

89tps

董培新時代在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