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井底蛙


看了十頁,由於太喜歡這書,捨不得太快看完。

在四川接近一個月,每天拍攝以外,並沒有其他娛樂,(天啊!很掛念朋友和姊妹們和父母和家姊和弟弟和貓咪狗狗和鄰居的女兒和我的傭人)因為很多時需要半夜起牀準備拍攝早班。故此每天只能繼續做運動和看書,在香港帶了四本書過來,我不會隨手亂帶,每次我都會細心想過才作決定,看書對我來說,大部分時間該是神聖的,並不是一種大便時的消遣。我不太能想像一邊大便一邊看着但丁的《神曲》,無論是《天堂篇》《煉獄篇》或者《地獄篇》,都不該讓已逝的作者或是書紙上沾到陣陣的屎臭味,太不敬。我細想之後,分別帶來四川的書是:《失而復得的日記》、《Crash between two kingdoms》、《旅行之必要》以及《聖經》。及後我再在此買了一本:《我願朝着太陽生長》,每一本我都看了一些,每一本都有些得着。特別喜歡卓韻芝的《旅行之必要》和黑文的《我願朝着太陽生長》,前者充滿知性,後者充滿感性。遇上能有所共鳴的書,就好像有人幫你說出了心中一直不能形容的感覺和想法,有一種:「就是這種感覺了」的舒暢感。對我來說,文字的力量甚至有時超乎眼睛可以看到的影像,因為在心中所創造出來的影像可以無遠弗屆,而且不被洩密。是的,我腦海中常常都有很多不能分享的影像。哈哈!

書本是知識是啟發是良藥甚至是朋友,想了解一個人的價值觀,看看他們所看的書,可以略知一二,熱愛看書的人未必一定是好人,但就肯定比較渴求知識。愈看書愈知道謙卑,因為你會發現無論看多少書,自己都不過依然是一隻井底之蛙,就算你跳出了井底,都不過仍是這個大世界裏面其中一隻努力掙扎活着小小的青蛙。不過就我觀察,喜歡看書的人,大都比較能夠獨處,甚至享受獨處。因為他們可以將自身的情感緊緊黏附在書中的文字中,手中握着書,文字當下成了良朋知己,知心好友。你只想好好享受這空間,不被打擾。

我喜歡看書,但相對「真正熱愛」看書的,汲汲追求更深遠的知識的人,我只屬一條皮毛,甚至只是一條很短的鼻毛。他們身體流着的血可能不只是紅色,應該帶着深黑色,因為墨水流瀉在其中。畢明便是其中。我也是她的文字粉。幾本書之中,這次看得最少的反而是《聖經》,但我做得最多的,除了是運動,便是祈禱,反思自己亦為別人的需要,一個人在房內,安靜在神的國度中,享受祂給予的愛和陪伴。

還有幾天,這部電影便拍完了,最渴望做的事,就是找姊妹們了。還有吃想吃的牛肉,去戲院看戲吃pop corn,甚至去旅行。(不過很多工作在身,去不了,而且亦要預備拍攝第三部電影。)

更重要的,就是去church 做崇拜,聽道,還有,希望繼續遇上更多更多需要祈禱或者願意嘗試祈禱的人,我可以跟他們一起祈禱,一起感受祈禱的力量和認識天父。這個人生使命,最大,最重要。

我是井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