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虛驚一天


上星期某天,一直存在着問題已久的牙齒終於忍不住要徹底爆發出來,那天我的牙,痛到不能忍受,當我去找止痛藥的手也是痛得在嚴重顫抖,只欠沒有戲劇性地爬去藥櫃。由於事出太過突然,於是亦未能一天之內馬上book到醫生,我決定嘗試吃普通的止痛藥,但效果欠奉,於是我就吃了一粒更強力的,但是隔了數小時那隻出現問題的牙齒依然痛到不堪,痛處像一盞忽光忽滅的燈,陣痛一閃一閃,但每一下的痛楚都是極其強烈。

主啊!求你減退這痛,我快頂不住。而且我一早已約了朋友,但痛到遲遲不能出門,在情急之下我唯有再吃下一粒非常強力的止痛藥,並且用一些帶有薄荷味的藥液(法國雙飛人)滴在痛處希望能夠鎮痛,終於,在一個小時之後痛楚才開始減少,於是我迅速離開家門去會我的朋友。到了晚上其實我約了家姊慶祝她生日,到了餐廳牙齒又開始隱隱作痛,但那種痛絕對可以忍受,於是我整晚就與輕微的痛楚共存,到了晚飯的尾聲,我的牙齒又開始劇痛,那種痛是折磨式的,不再能夠和平共處。於是我跟姊姊說:我要去醫院打針了,牙齒很痛很痛。姊姊大吃一驚,因為痛到要去醫院打針,她心知情況很嚴重。因為整頓飯我基本上沒有提及過我的牙齒問題,直至到實在痛到忍不住急於去打針。

跟她分開後,我便叫司機直接將我駛去醫院,我跟當值的醫生說不管是什麼,給我一枝止痛針,make sure我今晚能夠安然度過,不會痛到睡不着,因為只要捱到明天的早上,我便可以去牙醫診所處理牙齒了,我把我吃過的兩粒止痛藥給醫生看,他看了之後馬上給我指出我所吃的止痛劑已經是非常非常強烈的一類,一天只能吃一粒,但其實我在六小時內吃了兩粒,再加上一粒比較輕微的止痛藥,於是他權衡過之後,只給我輕輕注射了一些止痛藥。那夜,確實比較舒服了,直至早上起牀梳洗準備去牙醫診所時,牙齒又開始閃痛,但我不怕了,換了衣服我就馬上坐上車叫司機直駛去診所,但一上車我的頭就忽然暈到爆炸,是看似一站起來就會倒下的那種暈,而且胃裏面劇烈的翻動非常不舒服,好像有一噸的食物要從嘴裏湧出來,車每拐一個彎我的胃就像翻側了一下,我的胃就像被拋上半空,然後胃裏的東西就隨時會飛噴出來(其實也沒有什麼食物,因為仍未有吃早餐),頭暈的程度直逼十級,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頸後的冷汗唧唧冒出來,整個人凍到像一條雪條,我不敢照鏡,但我相信我比一條芽菜更蒼白,由於我太暈眩,我感覺完全不可以躺在牙醫的椅子上超過一分鐘,那麼又如何撐得過杜牙根手術的一小時呢?

於是我唯有放棄當天的booking,打道回府,回到家中感覺好了一些,我吃了一碗粥,然後冤魂不息的暈眩感覺又出來了,我想嘔吐,剛才吃進的粥在胃裏面,猶如正在洗衣機內正在被洗滌的衣服,被翻來覆去,再加上強力乾衣機的強力拋搖感覺,我九秒九飛入廁所大吐特吐,我整個人搖搖欲墜,於是助理在一旁開始了一些猜度,例如我是不是患了流感?又或者是我的頸椎又再度移位引致頭暈和嘔吐?由於流感太過肆虐,我亦不敢怠慢,於是在極度暈眩的狀況之下我又重新出發,先前往整脊中心給師傅先移正我的頸椎,看看暈眩會不會好一點,但弄完之後,暈和嘔的情況依然持續,於是我便前往醫院去接受流感測試,但在測試之前,醫生問我發生何事,我便一五一十告訴他,我這昨天牙痛的情況和吃了什麼止痛藥和打了什麼針,於是他一口斷定:是你藥物的副作用仍未過去,是side effect,而且你在藥物仍在發揮作用時(有令人想睡的作用),你就起牀了,於是你會非常暈眩,並且藥物實在太過強烈,二十四小時只能吃一粒的藥物你卻在六小時吃了兩粒,沒有一個人的胃能夠受得住的,所以你會產生劇烈想嘔吐的感覺,所以,你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馬上回家蒙頭大睡,當藥力完全退去,你就不會再暈和嘔。

聽完醫生這麼說,我有種真相大白(另一邊亦靜心等待流感的報告),於是我便立刻回家,回到家我幾乎連衣服都沒換掉便倒頭大睡,那種倒頭大睡是發生在一至二秒之間,起牀之時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頭真的不再暈,亦不再有嚴重的嘔吐感覺,助手亦告訴我:流感測試沒有顯示我有流感。於這一場虛驚便耗上了我一天的時間,怕怕了!下次無論有什麼痛症,我也不敢再胡亂多吃止痛藥,當時以為藥物沒有起到作用,誰知道之後的藥物(副)作用會強烈辛苦至此。經一事,希望確長一智。至於那隻壞牙,第二天的早上我便去牙醫那裏處理了。虛驚一場。都是自找的。活該。藥不能多吃啊!

虛驚一天鄭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