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不愛打麻將


忽然想起每年農曆新年,電視台都會重播《嚦咕嚦咕新年財》,不知今年又會否重播呢?打麻將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就我自己而言,我就從未熱衷。小時候,媽媽偶爾會跟鄰居打打衞生麻將,其實我覺得媽媽也並不特別熱衷,不過叫做跟鄰居們聯誼一下,我記憶中媽媽總是會把家務徹底完成之後才會去到打麻將,而且次數亦不多,媽媽是個十分有分寸的人,打麻將對她來說是可有可無的玩意,所以從未被打麻將牽着鼻子走,我記憶中她的上落金額亦非常非常少。有時我會跟着媽媽到鄰居的家,因此也看到各人的牌品。牌品是否能真的反映一個人的性格我並不太肯定,但有些人確實很容易被麻將搞到自己很生氣,有些人則能輕鬆面對,對贏輸完全不上心,非常清楚這玩意只是遊戲──認真就輸了。我媽媽是屬於半認真型,她認真地對待如何砌成一手好牌,但對於贏輸則不太過介意,就像一個人凡事盡力但不太計較結果。由於打牌是用腦的玩意,對我來說並不吸引,我喜歡體力的玩意多於用腦的玩意,要把一副散漫的牌子砌成一副好牌,我並不覺得好玩而且對我來說意義不大,而且坐着不動的玩意對我來說,很悶。我已經沒有玩麻將很久很久,以前所謂的打麻將,亦不過是跟姊姊們在家中胡亂地玩,完全不懂得如何計番數,後來有一段短時間會跟最friend的同行玩玩麻將,但其實我大部分時間會走進廚房弄東西吃,例如幫其他人煮即食麵,又或者炸魚蛋吃。志不在麻將,而是跟朋友聚在一起。玩了一段短時間,也就完全不再碰這玩意了,因為確實完全不喜歡。

這個年代似乎打麻將這玩意都變得愈來愈式微,真的很少聽到身邊的朋友約會打麻將,一起打機反而會有,這年頭拿着部電腦或遊戲機就已經可以消磨很多時間,打麻將既要約齊四人,又必須要有一個地方,這玩意並不划算。以前的人總會說在麻將枱上觀察人品,我則寧可真實的認識和真實地交往,麻將枱上的四個嘴巴和八隻手,有時會夾雜着太多的是非交流,這點,不喜歡。而且打麻將要一坐就坐上數小時,對於喜歡走動的我,非常不適合。我還是比較喜歡動到汗流浹背的感覺。

不過,我雖然不喜歡打麻將,但還是挺希望農曆新年電視台會重播《嚦咕嚦咕新年財》,新年不看這電影,會感覺欠缺了點什麼。

鄭秀文、新年、打麻將、麻將不愛打麻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