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想念錄音室


完成廠景部分,工作人員馬上拆去佈景,形同廢墟。拍戲就是這樣。

終於把手頭上的電影完成,連續三晚通宵拍攝是一個挑戰,所有工作人員都以驚人的體力去完成自己的職責。(而這刻我最期待的,乃是小休一下,但是這兩個星期仍有重要工作有待完成,所以身心仍不能放鬆。)一口氣完成了四部電影,現在最想念的就是走進錄音室錄製已選的新歌,因為拍戲期間就得暫放下歌手身份,我以為自己並沒有太不捨,但當久沒錄音,就會開始想念在錄音室的自在和滿足,每當錄音,我就會想到歌迷是如此期待聽到好的新歌,今年肯定會有新 album,不過到底是什麼形式,仍待分解。而今年為歌迷會仍會有舉辦 mi 的生日會,目前我們仍在商討地點和形式。而過幾天我會去檳城演出,很久沒去,超期待,事實上,我挺喜歡純樸的地方和人民,檳城之後我須飛往台灣工作,然後又趕回香港工作,忙碌的日期表,但我提醒自己不能再過分忙碌的人生,不能「忙,忘,亡」,忙碌到忘記生命的意義就在營役之中死去,並不是理想的生命形式唷!

這陣子忙到幾乎六親不認,但我從電影角色中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坦白說,卻不敢期望什麼。有人喜歡角色和演出,就足夠矣。

還有,這刻我最想蒙頭大睡三天三夜,因為拍攝期間嚴重缺睡,身體告訴我:你必須好好睡覺。好的,這刻,就去補眠。

鄭秀文想念錄音室錄音室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