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Coco…Remember Me


(續上周)鄭秀文:Coco

Coco,在熊熊的火光中,你化成了一堆灰燼。但我想你知道,你的存在,永存在我心裏。

在寵物火化中心,我第一次強烈感受到永遠失去你的失落。我努力壓抑住淚水,唯獨明哥能努力撐住,但我知道他是如此的捨不得你,Coco,明哥非常疼愛你,(梁 auntie 亦是)聰明的你,一定知道,每當他們看着你或談你,眼中滿滿的都是愛。當職員正式環抱裝着你屍體的藤籃,把你送到我們的房間,我感覺到你的身體和靈魂都安息了,藤籃中的你被清潔了,全身的毛安靜乖巧的貼在你身,記得你總喜歡躺在陽光底下用小舌頭梳理頗為鬆散的毛,你很享受自己的空間,大廈司機們在身邊聊天,你就成了其中一分子,你從不懼怕人,因為你彷彿肩負起照顧大廈的責任,你似認得出每個住客,你甚至懂得如何適度地跟人打交道(但你絕對不世界仔),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在露天停車處跟你玩耍,我還拍了 video,只可惜我手機內的所有videos最近被我不小心刪除得光光的,但我沒所謂,於我而言,沒有什麼事很大不了,內心只是最捨不得你這一個 video 和父母洗禮的 videos。看着你安息的樣子,我伸手摸摸你的小臉頰和身體,「硬硬的,很冰凍啊!」被冷藏了三數天的你,很冰凍,但我摸着你時,很不捨,因為半小時後我們得把你送到火堆,多難受啊!別離總是很痛。我在想,將來有一天我也會被冷藏,人總會有一死,我完全不懼怕死亡,因為死去跟天父在天國重聚是我深信不疑的美事。不過,我一向很怕冷,被雪藏的身體和靈魂該不會凍到打噴嚏吧!在房中,我叫明哥多坐近你,因為這是我們最後能相聚的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只足夠看半齣多一點的電影,永別前時間顯得特別短促。我們三人在房中沒有多說話,因為我們都只想盡量感受「和你在一起的感覺」。趁你仍在。趁我們還可以觸碰你。任何說話在這刻都是多餘的。愛在這一刻,達至了──無聲勝有聲。

當職員溫柔地告知三十分鐘時限到了,我們三個人都盡量保持平靜,由職員領我們到火化室,火化員問誰來按鈕,我說:我。我走到按鈕旁,但忽然心裏有股很清晰的意念──此事應該由明哥來做,因為他比起我們,他跟你的相處悠長多了,而且他也極疼愛你,我心裏的聲音強烈地告訴我,應該由他送你人生最後一程,於是我說:明哥,你來按,應該由你來按。

明哥按了。

我們透過一扇窗,看到裏面熊熊烈火……我再也忍不住了,「Coco, 安息了!再見了!謝謝你的愛!」眼淚一滴接一滴……

這一夜,我忽然想起這歌, 我想唱給你聽。

「Remember me,我投入唱過的歌,一曲一詞,為你細說日落……而如果一首歌可修補傷口的一個,仍然替你再唱這歌……remember me。」

世事很奇妙,當你仍未逝世,我看了 CoCo(玩轉極樂園),也將戲中的婆婆 Coco 代入了你,只要一聽到 Coco 這名字,我便會自動地跟你無限連上。

如今你離開了世界,我想以這首歌去懷念你。

「Remember me,我投入唱過的歌,一曲一詞,為你細說日落……而如果一首歌可修補傷口的一個,仍然替你再唱這歌……remember me。」

Coco,多謝你用生命豐富了這大廈十多年。

這一夜,想着你。想着你,我微笑了,因為我感激我們曾經遇上。

鄭秀文寵物火化Remember me玩轉極樂園CoCoCoco…Remember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