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唔好累街坊


五月份的天氣真的可以用「恐怖」來形容,35度,36度還不止,有一天我司機來接我去跑步,他說打鼓嶺竟然會被量出38度,不過由於我太喜歡跑步,而且天氣熱於我來說總比很寒冷的好,於是跳上車,着司機直駛跑步徑。不過真不是說笑,一下車一股彷彿焗烤的熱氣飛撲我面,我不理三七廿一,把耳機的快歌稍為扭大聲音,開始進入我的八公里,可能由於太酷熱,路徑非常少人,已經是兩時多,太陽其實不是最猛烈,不過我的身體極速發熱甚至感覺發脹,不過,感覺仍是好的,我喜歡做一些令自己爆汗的事情。在跑道上遇上有人拖狗散步,狗狗的眼睛被曬到好像需要戴上一副太陽眼鏡,舌頭不停伸出,主人真不夠體貼唷!狗狗看來極需要喝水。我跑到六公里,身體熱到爆炸,馬上喝水降溫,但感覺比平時辛苦很多,而且一直擔心皮膚會曬黑(雖然明知會,但仍忍不住跑室外),心裏祈求防曬會猶如金鐘罩般防守紫外光。後來,我把音樂稍為扭大,好使自己有更大動力去快速完成餘下的路程,誰知原來後面的車可能一直響咹警告我「閃開」,但因為我陶醉在耳機的音樂,差點被撞上了,在千鈞一髮之間,我心像有感應的,我跑着跑着忽然轉頭,看到一輛車子極為接近我,我嚇得彈開,還差點跌下,那一刻,我感覺非常不好意思,自己不留意路面,可能一直阻住後面那輛車前進,正是「我死我事,唔好累街坊」。我一直跑在路中央但又沒注意後面,而且戴着耳機的 volume 太大,令自己聽不到周圍發生的事,太危險了。來不及向那車的司機 say sorry,那車已經走了。我提醒自己,下次音量一定收細,免得阻礙或害到任何人。好不容易跑回車上,整個人像一隻剛剛烘焗出爐的火雞,熱辣辣的,我思疑一口咬下自己手臂,應該是脆口的。

夏天室外運動,始終要量力而為。中暑機會,人人有份。

鄭秀文跑步街跑運動夏天暑假中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