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超越堅強的豁然


最終,你走了。非常的捨不得你走,但心裏明白「凡事都有定時」。

因着很多年前,我接受了你在《明周》專欄的訪問,自此,我們成為了真正的朋友。在你離開之後,我的情感反應似被自己刻意按捺住封鎖住,我不太敢觸碰自己的感受,我得承認我怕傷心我怕痛因為我很不捨你的離去。但我始終敵不過有血有肉的自己,這幾天很多的回憶瘋狂湧上;你第一次上我家、我第一次上你家,某年在我家切蛋糕、我們彼此喚着彼此的「搞笑花名」、在我家吃些剩菜的火鍋(因為我們臨時才決定吃火鍋,來不及買好材料,但我們也吃得很滋味),在你牀前握着彼此的手跟你的守護天使 Anthony(倫永亮)一起聊天,(你的手一直都暖暖的唷!像一雙溫暖的母親手。)我們談信仰談扮靚⋯⋯點點滴滴,都是我這幾天努力捉緊的回憶。你由始至終舉止都是優雅的,我常說笑:「我如此粗魯,跟你是完全相反,但我們又很投契,真奇妙!」你的文筆是你獨有的,我慶幸我有親口告訴你我的一位中學時期摯友 Alice 是如此的崇拜你和愛你的文字甚至常常關心你精神靈魂快樂與否。我愈深入認識你,愈深深感受你的浪漫氣息完全發自內心,你的散文如此令人深刻和動容,是因為你就是筆下的自己,你不用文字矯裝自己,你的文筆那麼的真實無誤,而你跟香水實在是天作之合,因為你本身就擁有一身的花香。

你的人生經歷並不容易,不過你卻又一一挺過來。我很替你慶幸你的人生有 Anthony(倫永亮)這位用「心」去守護你的朋友,他陪伴你進出醫院,用真心和用時間守護你,關心你,我在他身上,看到一顆慈悲的心,這種陪伴就是實實在在的愛。每次當我說:「你是她的守護者啊!」他總是很謙卑的表示他沒有做什麼,不要提。抱歉我在此提了,因為我想讓世界知道,這世界縱有不完美和苦難,但內心美善的人會令世界熱暖起來,我在 Anthony 身上,見證了一份很感人的大愛。Anthony是佛教徒,我是基督徒,但信仰完全無阻我們的交流,他的慈愛,是我一個很好的榜樣和啟迪。

自你離開了之後,我一直跟 Anthony 保持聯繫,我們在對話中懷念你的點滴,似要捉住你的過往和身影,但也彼此勉勵不要太傷悲。因為我們都深信你已返到天家在主的懷抱裏。你的人生一直經歷着大大小小的痛,這刻能夠安息主懷,我們都很替你安慰。

今天,下着大雨,天空似用雨點代替眼淚,悼念你。我知道你並不特別熟悉眼淚,因為哭泣從不是你仰賴的表達(處事)方式。在我心中,你經歷過的,非一般人可以承受。在我內心,你不單單是人們眼中的「堅強女人」,其實你早已超越堅強,你亦不用武裝堅強,你是對生命(人生)(生老病死)有種深不見底的豁然、豁達。豁然豁達並不意味不會痛不會傷,但你從不容許傷悲主宰你的人生態度。這正是我最敬佩的。

不捨得你。不捨得你。仍需給你走。凡事都有定時。我內心有着盼望,某天,我與你在天國再見。請在天國大門接我這個完全沒有方向感的路癡唷!這一秒,想着你,寫着你,眼淚又不期然的滴下來,心裏有種痛,是不捨的痛。不過,我感謝天父讓我們有天國重聚的盼望。我勉勵自己,要笑着向你告別,因為我總喜歡逗你笑。甘桔,我愛你。豬肉懷念你。

林燕妮離世倫永亮鄭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