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江湖再見!


92sa01a

孩子快樂了

我跟《明周》的玲姐說:我認識的字都已經用光了,所以我在《明周》的專欄是時候停下來。哈哈!
這個世界的定律大概就是如此吧,八個字: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所以這一期的《輕描淡寫》就是我告別這裏的最後一個章節。想起當初膽粗粗自薦寫這個專欄,是因為當時經歷了很長時間的憂鬱症,內心有很多想說的感受,亦只想用文字去呈現自己,感謝《明周》讓我這個業餘的,一寫便寫了超過十年,時間從來都是靜悄悄的,一晃眼就十年,亦即是意味我的憂鬱症已痊癒了十年,這十年通過這個專欄,我希望能夠將一種正能量和基督的愛分享讀者,想講的已經講完,希望有一些人會被我的文章被鼓舞過一點點,我便心滿意足了。
玲姐跟我說:「要不要在這一期的專欄好好地跟讀者說一聲再見。」我說:「好。」
再說再見之前,很想特別多謝玲姐,因為她每次為我修改我的錯字,而且有時我交稿的時間是在死線的一瞬間,真把她嚇壞,我慶幸她現在不用再給我嚇壞了,哈哈!
其實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有看娛樂雜誌的習慣,就算自己寫完的文章也很少會去看,不過我想我最後這一期的文章,我都會買一本來留念。我記得我第一期寫這個專欄並不是一篇很長的文章,而是一幅我在憂鬱症時畫下的圖畫,畫名是:孩子快樂嗎?我畫下的孩子是一個正在流着眼淚而且眼睛紅得像血的小孩子,很明顯,我畫下這畫的期間非常不快樂,情緒完全沒有出路,但每一次的畫畫都彷彿是一種自我拯救,使我的負面情緒有所出路,謝謝《明周》借出這個小天地給我分享我生命中的點滴,從發病到完全自癒,這十年,是一個美好進程。
再見了。我的讀者。江湖再見!

 

鄭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