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跟其他女人做


「除我之外,你還有沒有跟其他女人做?」她不是他的妻子,應該沒權問這問題,但還是問了。

「怎會沒有?」他心裏想,如果一個月不與妻子至少來一次,關係不可能如此融洽。與他有工作關係的女人,偶然也會上一次,有些是突發性的,也有是沒想過會發生而發生了,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逢場作戲也是有的,那些與他做過的女人,他沒一個記得起樣貌,只記得發生的過程,而且是大概,這種關係不會佔用太多腦細胞。

他也有找過幾個前度,有幾個對他恨之入骨,無論怎樣也不會再見面,至於藕斷絲連的,不一定會上,視乎情緒。與舊情人再次肉帛相見,他喜歡的不是做的過程,是完事之後的談話,彼此交換人生,是只有認真愛過的男女才有這種了解和坦白。

「沒有,除你之外,最近沒有。」他答得巧妙,用上「最近」的字眼,到底何謂「最近」,這三個月還是這三天,任他定義,所以他說的是真話。

「不可能,你連老婆也不搞?」正常女人會這樣問。

「你沒聽過嗎?結婚七年之後還會上的夫妻已經很少。」他說很少,不是說沒有。

「其他女人呢?以你的條件,一定有其他女人!」她完全可以肯定。

「當然有,是以前的事,近年我已沒太多精力去搞了,男人到了某個年紀對這回事不再像以前那麼大興趣。」

她充滿懷疑﹕「但剛才你的表現,很厲害啊!」

他對她的稱讚感到自豪,但仍有一番解釋﹕「那是忍得太久,一下子發洩,自然威猛。」

「我才不信你。」她用赤裸的身體,緊緊貼他。她喜歡他,才會妒忌,不想他與其他女人發生剛才發生過的事。

這是她與他第一次上,她是真心喜歡他的,不介意做他的情人,三小時前,她才向他示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