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的主導


又與她上了。

是為了證明她是否會跟上次一樣。他等了差不多半年,才有今晚的機會。

他獨身,是個離婚男人,沒有孩子,偶然也會與不同的女人上。他喜歡成熟的女人,最好與他一樣有過不快樂的婚姻關係,不會黏住男人不放的。

自由對他是很可貴的,以前的妻子是個緊張到神經質的女人,無時無刻要他證明不是與其他女人在一起,但還是一直懷疑他外面有女人。

「我有女人,是在你懷疑之後。我不是怪你,但某程度上是因你懷疑促成的。」離婚時他對妻子說。

「不用再擔心你對我不忠,忽然覺得很輕鬆。」她後來去了外地做義工,實踐多年來的夢想。

他覺得失去自由,她也覺得被他綁住。

妻子在上是被動型,他做什麼都願意配合,他也因此而厭倦。「你喜歡怎樣,我來遷就你。」他某程度上要求過她主動。

「不,只要你喜歡就好。」她不知道她太服從令他失去興趣。

後來他較喜歡與失婚的女人上,她們都是有上經驗但沒有得到滿足的一,他令她們重新得到性愛的歡樂,但不敢讓她們太滿足,否則會被纏住不放。無論多成熟的女人,在得到太好的性愛之後是不會放過讓她們快樂的男人。

今晚這個女人很年輕,她說他可以說是她第一個男人。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麼叫可以說?」他問她。她解釋她發生過一次沒有好好完成的性愛,所以不算。

半年前他與這個「可以說」是處女的她發生了關係,意想不到的竟是全程由她主導。她在上近乎瘋狂地在他身上尋找快樂。如果是第一次,那是相當罕見的第一次。

今晚他證實了,她只要被點燃起性慾,她就是上的主人。

「之前那次不成功,是嚇得對方不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