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虎口中的羊


她從小就聽過「送羊入虎口」的比喻,只是不明白羊在虎口原來也有一種刺激性。

在這段關係上,她扮演羊的角色。演狼的他,是她自己主動去找的。因為工作需要,她要接觸某些罪犯,做深入的訪問,寫下他們的故事,再交給專人分析。

他是她接觸罪犯中唯一殺害過女人的,其他的如犯過殺人罪,多是幫會惡鬥或劫殺,也有因為種種原因殺人的,只他一個是把愛人親手殺死。

他說不出真正殺害對方的理由,在法庭上只是承認對方令他狂怒失去常性,至於為什麼令他發狂,內裏包含了死者一直對他的無理要求,如物質上的苛索,也有是與其他男人一起令他妒忌,也有種種侮辱他的事情。

「其實都不是這些原因。」他已經坐完監,沒什麼不可以說了,「在法庭上只需要一個大家容易相信的動機。」

「那你說真正的動機是什麼?」誰都會好奇。

「沒人會相信的,我覺得是她自己想我殺死她的。是不是很荒謬?可能妳會覺得我是欺騙自己,免繼續受心靈的責備,但我覺得這才是千真萬確。」

她不知為何會對他說:「我相信你。」她不止相信他,那個晚上,她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與他交歡,夢見自己要求他在牀上殺死她。

她並沒有在夢中驚醒,這居然不是噩夢,她是在甜夢中自然醒來的。「我覺得是因為我相信你。」是她主動給他送上一個吻,主動用舌頭挑開他本來因緊張而緊閉的雙唇,進入他的口腔。

她之前與正常的男人拍過拖,從來沒有如此興奮過,害怕的反而是他。「我怕真的會再做錯事。」因為與她一起,他開始懷疑前度想被他殺死是一種錯覺,他不再像以前般堅定。

「你不會的。就算會,也是我要你這樣。」她不想分清楚誰真正是老虎,誰是羊。

虎口中的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