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不能做長期伴侶的人


有些人只適合與他們戀愛,萬萬不能做長久伴侶。
第一種是藝術家或創作人。創作人不一定是藝術家,不過也多半自以為是,他們都是十分自我,亦即十分自私,愛上一個人時會不顧一切不理後果,但求得手。被愛者或會誤會他們的愛可以持久,但這愛的持久性一般在得手後便自動消失。
藝術家是很好的戀愛對手,要與他們長相廝守,唯一辦法是等他們老到幾乎不能戀愛時做他們最後的情人。
第二種是對所有人都壞只對你好的人。幾乎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壞人的,仍會有人深深着迷,不是人人能理解,但至少證明壞人是極具吸引力的。壞人至少比好人勇敢,因為做壞事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我們喜歡在戀愛中追求獨特,尤其是與別不同的待遇。一個超級壞人對全世界都不好,單單對你好,是多麼的獨特,也讓你覺得自己有超級的魅力。你願意與他一起對抗全世界,而你也是地球上唯一了解他的人。
與壞人談戀愛的趣味絕對超越好人,因為好人與乏味是等同的。愛上壞人又等於抱住一個不知何時會爆炸的炸彈,充滿危險性。
首先要明白壞人的愛隨時會有變化,一旦不愛你便會與其他人一樣被對付,而且手段可能更甚,因為壞人不會因為愛過你而留手,否則他就不夠壞。
對所有人壞其實是不相信任何人,通常是在成長過程中受過極大創傷形成的心態,不會輕易因愛上一個人而改變,所以應該愛過就算,除非你比他更壞。
第三種是與你價值觀完全相反的人。我們總是以為自己只會愛上價值觀相近或相同的人,其實不然。愛上想法不一樣信念完全不同的人的機會其實很大,只是我們愛上對方時夾硬令自己相信大家有很多共同點,等熱愛過後人冷靜下來時才會發現彼此之間相距很遠。
一旦發現價值觀不同,對人生追求有不同方向,只有一個辦法——走得快好世界。

阿寬不能做長期伴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