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像她這樣的女人


她是個名聲不太好的女人,認識她之前,他聽過很多她對付男人的手段,說她想在男人身上得到什麼,都一定能得到。
「肯定是那些男人傻吧,要是你不願落疊,什麼女人都騙不到你。」他在朋友面前說過最看不起這種女人,他不否認她是漂亮的,但真正聰明的男人是應該對美麗女人有一定的抵抗力。他是在一次朋友聚會時正式與她認識,她給他的感覺與他想像中不一樣,但他對她還是擺出一副防衞的態度。像她這樣了解男人的女人,應該感覺到吧。
想不到是認識她的第二天,她主動給他短訊:「能出來見面嗎?我有些話要跟你說。」她的邀約帶給他不少疑問,實在不明白她為何要約見面,他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她的目標,他想不出他有什麼是她想要的。
既然沒有什麼可以給她,他便爽快地答應了。與如此漂亮的女人吃一頓飯,只要不存在任何幻想,並非一件苦事。
難得的是她比他早到,他想像這樣的女人一定是要男人等上至少大半小時才出現的,想不到早來了的她很優雅地看着書,還有令他意外的是她臉上完全沒有化妝,流露出不應在她面上出現的清麗。
沒等他開口問,她已主動說:「約你出來是因為我覺得你可能對我有點誤會。」他正想否認,她已接着說:「大部分人都會誤會我,我從來沒有主動澄清過。」他當然立即想到,為什麼他誤會就要見面,她也不需他問,便給他答案,「很奇怪,你是我第一個想向你澄清的男人。」他心裏面有了異樣的感覺。「如果你不想聽,我會尊重你對我的誤解。」他當然說想聽,於是她花了近四個小時用她的角度說出了她與好幾個男人的關係,他一點也不覺得悶,全程留心聽着,若不是餐廳要關門,他真的不想走。
「你有車嗎?你送我回家,在車上繼續談。」他怎會拒絕?雖然她住得遠,車還是開得快,她始終要下車。「有機會再談。」她走後,他竟然有點失落。
看到她在車內留下的雨傘,他打電話給她。「你介意上來我家嗎?我一個人住。」他嘴角含笑。

阿寬像她這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