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地鐵不被禪讓?


在地鐵裏讓不讓座也能成為熱議,合該有了塗鴉的話柄。禪讓者道理千條也無非是人有惻隱之心,但看在我眼裏卻不大好受,原諒已屆被禪讓的年份,崩口人忌崩口碗,怎麼社會就老拿耆英來說事?難道人們不知道,拾紙皮執麵包絮昏倒在路邊花槽那些,都不是廣大耆英的良好願望?

這裏得引用「TBB」劇集的金句:「禪讓者有沒有理過被禪讓者的感受?大家搭地鐵都係為了到達所有目的地,坐也到、站也到,搭車最緊要開心」,讓與不讓有那麼值得咬牙討論嗎?

為了不至於被禪讓,竊以為良策有三:

其一為智能策,一上車明知自己的手機不屬智能類,仍然精靈地低頭打字,裝作有千句App兒沒說完,既然那麼忙,恐怕沒有人會選你來禪讓。

其二為多動策,一上車就左支右撐,作出舒筋活絡的樣子,就你那準備跑一百米的勢頭,禪讓者豈會投以青眼?

其三為公示策,這是殺手鐧了,非必要勿用。在頸上綁個告示牌,上書:謝絕禪讓。

瞧瞧羅拔.迪尼路,七秩到頭了仲可以見習無限耆、仲可以和安.夏菲慧同(止乎禮),雖云這不過是場長者夢,但是比起那些拾紙皮搣菜頭執麵包絮講完又講的纏腳布,總算迎來一股正能量。好心沒錯,應防多智近妖、多仁近詐。

世上最得體的禪讓年少時在東京地鐵見過:禪讓者欽定人選,他會倏地站起來逕往車門匆匆而行……對了,一言以寄之就是扮落車,好使被禪讓者皇然登基而又不必蒙上奪位的惡名。

實話說,搭地鐵我試過企也試過坐,還是坐比較舒服些,我是絕對願意接受日本式禪讓的,但願那些壯健的善長能以耆人之道還自耆人之身,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