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機會特朗普


美國總統大選,今年最大的懸念是特朗普會不會奪去共和黨提名權,與希拉里對決?如果會,那最後贏的又是誰?

以美國人口結構分佈,即使特朗普有巨大的魅力,講話率直,不怕做點破皇帝身上沒有穿衣服的真相的三歲小孩,但問題是特朗普天性傲慢,得意忘形,說說,就連生殖器和人家的老婆也在集會中公開恥笑。

這樣一來,特朗普不但失去女性選票,也失去中產階級的選票,因為出言如此粗鄙,尤其是一個百億美元身家的富豪,實在格調太低。

特朗普另外的問題,是他到底不是當年的列根。列根上台會用人,特朗普並無證據他是能「禮賢下士、虛懷若谷」的胸襟領袖。在拍攝《學徒》電視紀錄片系列時,特朗普動不動就說You are fired,不留情面。觀諸近日一連串演講,更像患了狂躁症。一個人政見無論如何正確,對問題鞭撻不論如何深入,如果精神狀態有問題,則是世界的威脅。美國選民敢不敢將核子彈的按鈕皮包,交給這樣一個人?

因此,特朗普若想勝出,應即刻競選策略,由今日開始,收斂一切狂言,多一點笑容,將路線向中間撥轉。他的「極右」和排外,無疑說中許多選民不敢訴諸於口的心聲,這些選民已成鐵票,跑不掉的。特朗普要做的,是爭取猶豫不決的選民。這些人怕他當選之後發神經,特朗普向他們證實,自己不但神經正常,而且還很理性。

當然,一個身家幾百億的富豪,不可能是精神病患者,但特朗普要令選民信服,還要多做點工夫。囂張慣了,而且半年來已經表演盡狂人本色,此刻就要收斂。毛澤東在一九四五年在延安會見美國記者,也開口閉口議會民主、效法美國的華盛頓精神。那時的毛澤東,何來有半點狂人象?但是取得政權之後就不同了,口出狂言:許多人說我們是秦始皇。秦始皇焚書坑儒四百多個,我們焚坑多一百倍都不止。這種狂言,毛澤東不會在一九四九年發表。

特朗普卻似乎相反。人還沒有進白宮,已經以狂態橫掃美國。真話說得夠了,要加一點修飾,不然美國的選民會驚怕。當年的列根也沒有什麼政治才能,但笑容親和而且明確捍自由市場經濟。

今日的特朗普經濟政策尚未交卷,對於高科技和美國軍事部署,也沒有多說。他的問題是太像一個榮華富貴的美國加州版維園阿伯。

至於希拉里,形象過於沉悶,也沒有什麼新路向。本來選民覺得金屬疲勞,但由於特朗普實在極端乖張,即使希拉里什麼也不說,也會贏得大量選民。美國的人口,墨西哥裔和黑人比例愈來愈高,特朗普要贏得這些人的支持,不要把婦女推向希拉里那邊。但不可否認,本屆美國大選與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相反,確實引人入勝。世上敢於尖刻地表達觀點立場的人已經不多,特朗普不怕罵,確實又是條漢子。如果我是美國公民,到目前為止,我還猶豫不決,要等特朗普收斂言詞,哪怕沖淡三分,馬上投他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