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之死,香港之衰


亞洲電視終於在愚人節正式關燈結業,令人鬆一口氣。

看見這樣一個植物台苟延殘喘,腦細胞早已全部死亡,心跳微弱,只剩下一點呼吸,全身插滿喉管,還加上氧氣筒,看見亞視這種狀況,誰都會想起歐洲的瑞士和荷蘭,那裏的合法的「安樂死」,也就是讓醫生拔除喉管,是一件多偉大的德政。

亞視死因,全香港七嘴八舌,早已講個透。最主要的原因是特區政府對於入主亞視的股東放任不理。本來根據英治時代的條例,擁有電視牌照的,一定要是本地人。

這樣的規定,本來苦口婆心:本地人除了資金,還有對本土的歸屬感。即使電視台早期有英國的麗的呼聲入主,英國資金在香港投資,也因為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投資者經過香港英國政府審慎檢核,知道在祖家擁有電視廣播的最新經驗。此後的澳洲資金也一樣。英治時代的香港,政府暗中關注電視台花落誰家,確保一家電視台在專業的投資者手上好好營運。

亞視的股東,幾時出現問題?是香港前途決定由中國收回主權之後。從此香港的英國政府,對電視台執照的持有人的專業能力和品格,審查得非常鬆懈。由那時開始,亞洲電視變成慰安婦:誰擁有龐大的資金,幾乎誰就可以投得牌照。本來香港電視台的資金和牌照是一場婚姻,但一九八五年之後,變成一夜情。英國人心中明白:香港的電視政策一但鬆懈,牽一髮而動全身,社會風氣、人心背向、道德價值觀會出現骨牌效應的倒塌。

結果當然不出所料。電視牌照落在錯誤的人手上,當然不會經營出正確的局面。香港電視之死始於九十年代初期,電視的黃金時代也在八十年代中期。有人如果關心香港電視興衰,與香港前途談判的事件日誌一旦掛鈎,就明白兩者微妙的表裏關係。

英治時代,電視台的持牌人要審核。新聞部、戲劇部的主管也要呈交名單。通常「上面」不會否決,但也確保這些重大職位不會落在與英國價值觀敵對的人之手。正如香港中環的物業不會讓霍英東成為業主,一概是和記、置地、怡和等天下。最後必確保和黃出售的華資對象是李嘉誠,中間由豐銀行的沈弼來穿梭引線。

亞視的衰落,嚴格來說,從那時開始。特區政府接手,完全不懂得電視牌照與政治之間的關係。或者一知半解,以為亞洲電視的牌照,必須落在「愛國愛港」的商人手中。但是「愛國」、「愛港」、有錢,卻不保證怎樣懂得營運電視台,而是剛好相反,「愛國愛港」指數愈高,對經營傳媒的專業知識水準也會往往成反比。因為如何愛國就要聽「上面」指示。而所謂的「上面」,往往是中方駐香港一名對口的低級官員。這個官員負責牌照落在「自己人」手裏,其後完成任務,他個人上調北京加官晉爵,以後的爛攤子不必再管。香港十八年來的衰落,也跟隨同一個的軌。

當初為梁振英加持的中方官員去了哪裏?早已經失蹤了,他完成了任務,讓香港和後來當權的中央人民政府承擔後果。香港十八年來沒落的故事,同一樣的劇本,亞視又豈會有例外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