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不看瑯琊榜


大陸電視劇集《瑯琊榜》紅遍大江南北,可惜因為中港之隔,大陸流行的影視作品,香港市場不受落。相反在香港相當「接地氣、連脈搏」的社會寫實電影《十年》在大陸卻遭到批判。中港兩地,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五六十年代大陸封閉,關山阻隔,但大陸的電影作品如越劇《紅樓夢》、黃梅戲《天仙配》、紹興劇《三打白骨精》,香港公映,不論左中右俱捧場,許多戲都場場客滿。因為那時的香港,北角是「小上海」,鑽石山則是南來電影工作者的片場和生活圈。南腔北調,不同省份的人,一支隨蔣介石去了台灣,另一系留在香港。那時的香港才真正文化多元,一九五六年京劇名角馬連良隨「中國民間藝術團」來香港訪問,杜月笙的愛妾孟小冬專程從台灣飛來,在普慶戲院戴一對黑眼鏡,遙遙捧場,算是一慰思鄉之情。

五六十年代雖然冷戰,國語片和戲曲也左右分明,但沒有今日的隔閡。《紅樓夢》電影剛上,邵逸夫即刻叫邵氏旗下的導演去看,命有所參考,照拍這類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就是吸收了五十年代大陸戲曲片的靈感,加上片場佈景,胡金銓的美工,李翰祥的導技,在台灣賣個滿堂紅。

林黛的《江山美人》也是黃梅戲。在這方面,大陸、台灣、香港,無分彼此,同一個市場。時至六十年代「文革」前夕,大陸有幾齣歷史宮闈片如《甲午風雲》,講述清末一八九四年的甲午中日海戰,在香港左派戲院公映也場場滿座。對於許多非左派的外省觀眾,當時的甲午海戰,只是七十年前的事。八十多歲的小腳老太太,看銀幕上的鄧世昌,還依稀自己小時候在山東威海聽過上輩的人講過北洋水師全軍覆沒之事。香港那時真正百花齊放,英國人的管治術自由開放,只要不涉政治,不論港台大陸,作品都可以在殖民地會師。

今日的《瑯琊榜》,背景也是山東,講的也是華人血脈相連的文化歷史,但來到香港,已經沒有像《天仙配》、《甲午風雲》那樣的盛放。台灣年輕一代對中華民國傳統麻木冷漠,講「台灣本土」。香港新一代,更以不識講普通話,不知中國文化傳統為榮。

小時候我去普慶國泰戲院看大陸的戲曲片,長大一點又偷偷看邵氏的武俠電影,雙方都講的國語,同屬上一代口音:鮑方、王萊、嚴俊、石磊、以至傅奇和陳厚,說的國語,氣韻和腔調都是一樣的。今日一聽,年輕人就覺得普通話反感。

五十年過去,香港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還是香港和台灣都沒有問題,只是大陸出了大問題?如果是問題,必然是人和制度的問題。冷戰時代,中共有周恩來掌控文藝政策,直到江青「文革」奪權。廖承志調控香港的左派文人,時時提醒他們要統戰,不要「極左」。台灣則有蔣介石心懷浙江家鄉,老蔣也喜歡聽紹興戲,於是那時不必在香港強推甚麼「國民教育」,殖民地的香港人對於中國文化身份完全沒有排斥的問題,台灣也沒有。

但是現在,通統都有中國人。能怪責誰呢?高科技網絡、荷李活的強勢、「文革」結束後,中國「改革開放」,雖一時有希望,但後來又倒退,加上台灣蔣氏父子的凋零。總之是世界變了,天時、地利加上六合八卦,合在一起就變成國運。

今日的《瑯琊榜》講的也是山東故事,與甲午戰爭的威海相同。山東是人文薈萃之地,六十年代左派的文華電影公司有一齣紀錄片《齊魯英豪》,記錄了那時山東的山村風物,還有山東人的武術雜技。當年左右勢同水火,哪裏有今日不可調和的衝突?那時羅湖橋有一道鐵幕,今日中港台自由往來,加上網絡資訊,按道理應該更融合而不是各走各路,更為疏離,其中的原因不必明說,在大陸掌控權力的當局心裏自己明白,但是他們除了一味責罵港台年輕人,從不認為自己有責任,也不承認沒有能力端正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