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朝鮮難統一


朝鮮半島可能引起大戰。喊了幾十年韓國統一的南韓,看來有點慌了。葉公好龍,本來美國若肯出手,這是為南韓「解放」北韓的絕佳時機,令韓國統一,整個朝鮮民族會更為強大。

南韓有什麼恐懼呢?

答案是北韓與一九九〇年之前的東德不同。東德在共產時期也能製造自己的汽車,糧食和工業基本自給自足,因為人民的消費意願不高。但北韓卻是一片廢墟,完全倚賴俄國、中國等極少數共產圈國家的技術和單方面的支援,補助不足的技術與資本。雖然高舉自力更生的旗幟,但北韓從來沒有發展過經濟,只將資源用來造核彈。

北韓不是不想「發展」。二〇〇一年金正日政權曾模仿鄧小平,企圖快速吸引外資,設立「羅津先鋒經濟特區計劃」,企圖吸引七十億美元投資,但實際抵達的資金只有八千萬。

因為北韓的生產力太低,人民喪失了工作的本能,無法邁向資本主義改革。北韓的工人有嚴重的心理障礙,與一九七九年中共宣布經濟改革時相比,那時的廣東人一哄而上,三十年的共產沒有剝奪廣東人辛勤工作的本能。但北韓人沒有這樣的基因。

一九九七年,幾個日本學者和記者訪問了北韓一次,進入北韓境內,想到羅津經濟特區參觀。

汽車行經山路轉彎處,日本人發現一位行走很勞累的女人,出於人道憐憫,邀請她上車,載她一程順風旅途。

這個女人好像因為營養失調,瘦弱不堪,但衣著還相當光鮮,年紀若三十五六歲。她自稱有兩個小孩,丈夫在農場工作。

北韓有一處比中國「進步」,就是雖然將羅津定為經濟貿易特區,但不像鄧小平,深圳特區要設立兩度防線,羅津「先鋒」地區不必通行證,鄰近村落的人可以自由出入。

日本人給她玉米和葡萄酒,但這個女人卻完全不吃,迅速收進皮包。

日本人問她,為什麼不吃呢?北韓女人說:「已經很久沒有吃東西了,突然吃好東西會肚子痛。」原來她當日進食的食物只有上午的一點米漿水和一小碗拌過鹽的玉米粉。

當一個社會連「進食」的慾望也幾近消失,可以想像工作、賺錢、發財致富等人性通統嚮往的本能也不復存在。南韓對北韓的情報瞭如指掌,完全明白南北韓統一對南韓是一個大包袱。金大中民選總統上台,推行陽光政策,就是不要統一了,我們乾脆把白米和麵粉白送給你。

冷戰時的東德、捷克、波蘭,都有相當多的基礎建設,例如工業用水、交通、港灣、醫院。即使德國統一時,東西德的基建天淵之別,但南韓在估算「統一」之後,必須先以北韓的基礎建設為統一成本的標準單位。如果全國沒有一條柏油路,僅有一條道路還是日治時代留下來,那麼「統一」過來絕非南韓所能津貼得起。

所以不要聽信任何政治宣傳。南韓是感情豐富的國家,與南韓人交談,他們告訴你是如何渴望擁抱北方的同胞。那一刻感情的流露也許是真的,但每一個人感情洋溢三分鐘之後也會沉澱。

香港許多親中愛國人士,一九八九年六月初看見電視直播,不也一度痛哭失聲、憤怒聲討什麼屠夫政權?不必二十年,只需兩個月,他們的感情就沉澱了,理性代替了情緒,覺得還是當年鎮壓了好。

所謂南北韓統一是一個偽命題。美國反而蠢蠢欲動,想成全南韓而不知道「近鄉情更怯」,這不是人性的偽善,而是理性和感性交戰之間,理性會戰勝一切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