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政治攻陷電影之後


今年奧斯卡頒獎禮全球關注,因為荷李活影壇因為性騷擾問題高度政治化。至少有兩齣電影,為了性侵犯疑雲,遭到政治入侵或污染。史匹堡的《戰雲密報》就是在大導演盛怒之下,回敬總統特朗普的一拳。

這樣的戲,臨時請來梅麗史翠普和湯漢斯,兩位正氣天王天后代表新聞自由,將一九七一年的尼克遜,影射為今日的特朗普。電影拍攝手法普通,因為由頭到底只是一篇政治宣言。尤其是結尾一段,法庭法官判詞,梅麗史翠普身為華盛頓郵報老闆,用電話直播。這是直接的美國式煽情,我等高級知識分子看來自然是「得啖笑」。

梅麗史翠普自從演鐵娘子之後,幾乎齣齣戲都演回自己。沒有辦法,當大明星上了神枱,頭上的光環變成金箍罩,在掌聲、鎂光燈、紅地氈裏,長期迷失方向,就以為自己真是天后男神。

人畢竟有弱點,梅麗史翠普也不例外。特朗普大罵她是三流演員,或過了分,但過分的吹捧,確實令這位天后演來演去,愈來愈乏味,倒不如由她自己下屆競選總統。

史翠普競選下屆美國民主黨總統,至少比奧花雲費為強。奧花不可能做總統,因為沒有勝算。美國選民絕大部分都很虛偽,嘴巴說種族平等,選了一次奧巴馬,絕對不會再選黑人,而且是黑人婦女。但史翠普壓陣就不同了。幾十年銀幕光環,加扮演的許多角色,都可以虛張聲勢,弄假成真,變成不着一字的政綱。

另一齣《萬惡金錢》,臨時飛走了奇雲史柏西,換上了基斯杜化龐馬。大導演是列尼史葛,在影圈算是右派。幾十年的電影,不要告訴我,他是男女平權主義者:《異形》影射共產主義惡魔,《末路狂花》雖然講強姦受害人尋仇,但開頭一場強姦暴力戲非常殘忍,有如是導演自己的潛意識發洩。

史葛這一齣《萬惡金錢》,最後一刻改變卡士人選,一副「我只是搵食」,「我怕咗你」的姿態,戲中似乎億萬富豪孫子受綁架,鐵石心腸,一毛不拔,不付贖金。但鏡頭一轉,這個孫子接近嬉皮士,正是當年頹廢的一代。列尼史葛借富豪老祖父之口,說這種不肖子孫,綁一個死一個算了,我絕對不會付錢。

這不是含沙射影大罵今日的高科技網絡一代又是什麼?基斯杜化龐馬會得最佳男配角,除了本身有實力,一定要給他這個獎,再度打擊因多年前非禮少男而被踢走剪戲的奇雲史柏西。

不過,奧斯卡搞得如此政治化,就不會好看。《黑暗對峙》的男主角邱吉爾,以及編導,明顯是右翼,其主題意識與史匹堡那一邊打對台。用邱吉爾來影射今日英美左翼領袖橫行,沒有強人不知評審委員會取向如何。總之,一切受政治左右,出來的結果不會客觀。

電影展辦成這樣,倒不如不辦。但今日世代,有什麼國際比賽是好看的呢?世界盃隨着某強國勢力擴張,全球到處派錢,一定會賄賂打假波,最終中國就會打入八強、四強、兩強,然後視乎價碼,奪得了世界盃。屆時舉國瘋狂,因為所謂百年國恥,到此一役,方算完全洗雪。

在一切藝術和體育競技中,金錢和政治是腐蝕劑和污染物。到了二十一世紀,全球化之下,一切都政治化。奧斯卡不會好看同來屆的世界盃也一樣,真不知香港有那麼一兩家電視台,還會鬥擲重金,奪取轉播權,豈不讓世界盃主辦單位暗中笑不攏嘴?

陶傑政治攻陷電影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