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加華社會流氓化


加拿大溫哥華一名短髮中國男子,在一個房屋的講座,傳因不滿當地政府發展綜援屋,影響自己的樓價,向主辦方一名中年白人婦女的肚子狠踢一腳,令婦女飛跌在地。旁邊的一個白人男子,只叫了幾星「唏、唏」,即目睹該華裔暴徒懦夫飛奔離場,視頻傳出,甚為震撼。

美國華人當然絕大多數都敬業樂羣。在美國出生的一代,只要不懂中文,英語流利,融入美國社會沒有問題。然而,大量由中國移民北美的害羣之馬,拒絕認同美洲兩大國的民主自由和誠實的價值觀,炒貴房產,買了房子拆掉,又蓋建品味惡劣的新居。公眾場所喧嘩嘈吵,不知收斂,而且許多進入美國科技界職場,被揭發腳踏兩條船,同時為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服務。

美國和澳洲面對中國擴張威脅,改變政策是遲早的事,只是海外華人麻木愚昧,不知不覺。二十年前,我已經在香港傳媒警告:以中國人種種頑劣的德性,四處惹事挑釁,全球遲早排華,當時我預測是十年,但後來低估了西方社會的常識能力和警覺性,要多過十年才出現少許苗頭。

特朗普提出準備以面書等社交媒體為證據,清洗反對美國價值觀,取得綠卡權的華人。此舉在美國主流社會,包括黑人,當然會贊成。拿了美國和加拿大的護照,必須經過宣誓。宣誓則擁護美加兩國的立國核心價值觀,這是一個人的基本誠信。若在騙取美加護照之後,時時「食碗面反碗底」,言行充滿中國秦始皇小農社會的仇恨和暴戾,例如在溫哥華毆打當地婦女的這個中國裔暴徒,甚或屁股坐在極權和獨裁那一邊,言行囂張,打壓本國的不同意見,這些所謂移民,美加兩國應該及早立法肅清。

中國是否准許住在北京上海的洋人,時時發表辱罵中國、讚譽美國的言論?不准,洋人在中國沒有自己的報紙和電台,天天發表反中言論,皆低調在山區教英文,或在麗江開咖啡店。我在大陸遇見的洋人,言論非常謹慎,絕對沒有美加小撮「愛國華人」的一副騎牆舔盡兩面黃的流氓相。

西方世界善意、寬容、文化多元,必須是雙程路。林肯總統說:你能欺騙少數人於永遠,也能欺騙大多數人於一時,但無法欺騙所有人於永遠,真是至理名言。

六七十年代北美洲華人相當謙卑,由開洗衣店過渡到飲食業,都相信勤懇工作,珍惜頭上一面自由民主的藍天。窩在唐人街裏無所謂,最緊要奉公守法。不懂英文也不是問題,最重要是效忠你入籍的這個國家,以及擁護其價值觀。

西方二十年來已經對穆斯林和中國人顯示極大的寬容和忍耐,然而這兩大異族文化卻不幸都有「敬酒不喝喝罰酒」,「一朝得志語無倫次」的基因,將主流社會一切意見都列為種族歧視,一句不聽,惡言相向更是家常便飯。這種囂張已經間接造成特朗普上台,美國極右──也就是愛國──勢力高漲。特朗普做總統快兩年了,美加這些華人敗類作風若不收斂,美國主流社會會令特朗普連任。

廣東人說得好,「面是人哋俾,架是自己丟」。中國人成語叫你「入鄉隨俗」,去了加拿大幾十年,戒不了蝦餃燒賣等高膽固醇食物不要緊,病了又回來香港瑪麗醫院輪候,也不要緊,但腦筋裏那套思維方式,戒不了毛澤東文革赤色基因,此一低端移民人口,加拿大政府應予逐步立法,驅逐清除。

還是特朗普忍不住,先動手了。加拿大這邊由得樣貌傻傻自以為靚仔的總理,在鏡頭演其華倫天奴戲。這個自戀的左仔,將英文胡亂改動,Mankind改為 Peoplekind,也引起有識之士公憤。等這位靚仔小生任滿下台──他當不敢修改加拿大憲法,令自己終身連任到死吧──下一任政黨就職,加拿大社會內的一些敗類就到了末日。哈哈哈,我們在香港,早已領了外國籍的人,樂得多等一段日子,看正義如何伸張。

我相信西方社會一時多盲毛,但畢竟有修正錯誤的能力,否則怎會成為愛國憤青和穆斯林嘴巴大罵、腳底抹油不斷要將子女送來的上帝應許的安樂窩?

溫哥華那個黃皮膚暴徒跑到哪裏?香港人移民了那邊的,應該主動緝兇,送交警方,以免白人主流社會有一天排華,連你也秋後算帳。

加華社會流氓化陶傑.摩星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