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李菁紀念展


李菁逝世,香港電影資料館和邵氏有人情味,找了一齣李小姐當年的成名作《魚美人》,在西灣河內部公映,廣邀圈中友好,重溫當年李菁的光影風姿。

一九六五年的賀歲片,以當時製作,堪稱傾邵氏影城之工本。不但佈景精麗,色彩美工做得出色──這一點當年邵氏清水灣片場一向是強項,因為美術的人才濟濟,包括後來做了大導演的胡金銓,也是邵氏佈景的美工──李菁十六歲,由當年早已憑《梁山伯與祝英台》紅透南洋的凌波反串做男角,完全是公司力捧的氣勢,拱護出場。

李菁尚未成年,在戲中的表現,以年齡論,極為出色。尤其是一人分飾忠奸兩角:一個嫌窮書生沒出息的刁蠻公主,另一個卻是甘於雪中送炭的鯉魚精。兩人裝束一樣,髮型相同,卻只憑眉宇五官之間一點氣質來識別。看了十分鐘,觀眾清清楚楚知道:那個是忠的李菁,那個是奸版。當年的副導演郁老先生,八十多歲高齡,提着枴杖來看戲,告訴觀眾:當時李菁的表情,真是一場一場地叫導演教的。

導演高立一度追隨李翰祥,後來失意離開,開了一個時期的計程車。如此大製作,包括一場宋朝賞花燈的街景,三線演員、青年訓練班、臨記,人山人海,郁老先生點滴憶述當年拍這堂布景,燈光和攝影機如何調配,身為副導演,如何爬高奔低,一切如在眼前。

一九六五年正是香港共產黨暴動的前夕,大陸「文革」戰火正在醞釀。一九六五年的農曆新年,毛澤東正在策劃批判歷史劇《海瑞罷官》。香港的恒生銀行和廣東信託銀行在這一年稍後擠提。邵氏的黃梅戲電影此時如日中天。邵逸夫六十歲不到已經是東方荷李活叱吒風雲的人物。

看修復版的《魚美人》,清晰的色彩影像,雖然每個鏡頭都在清水灣的室內,但李菁凌波相繼出場,視像出色,卻每一格菲林都令人聯想起片場外的香港的世界。雖然整套DVD連同邵氏其他電影都賣給了大馬商人,在電腦看下載與在戲院裏看原版完全不同。

邵氏老臣子黃家禧臨場解說:電影的音響完全修復,難怪聽來有如杜比系統。半個世紀前的聲色,一切就在耳邊和眼前,此一感覺當真神奇。光影如果能保留下來,可以想像,過三百年回頭再看李菁凌波,那時的後人是一番如何激動的光景。

《魚美人》開創了國片一人分飾兩角的先河。不但有兩個李菁,還有兩個井淼分飾兩個包公。一個包公是海龍王身下的蟹精變的。還有早已逝世的龍虎武師韓英傑、諧角蔣光超。戲中有一場舞蹈,由尚未正式出道的潘迎紫扮演牛郎。侍候李菁那兩個丫鬟,一個丫鬟卻是李麗麗。

看舊電影沒有辦法,四周都是銀髮族。他們經歷過香港貧困掙扎的時代。凌波、林黛、李菁、方盈全是上一代香港人,在飢餓生存線上掙扎時的精神救贖品。銀幕上的李菁,花樣年華,展現在她面前的正是一卷不可知,而足以無限憧憬的未來。哪知道一甲子之後,那副如花似玉的銀幕身軀,報紙報道,在孤苦病死之際,卻開始腐爛?

還幸得一眾友好,如邵音音女士之鼎力支持,聯絡了李菁的姪女由上海飛來香港領回遺體。李菁晚年時在跑馬地出現,遠遠的見過一次,只身形略胖,頭髮染黑,戴一幅深色眼鏡,容貌與當年相距不大。至少比起後期的一些艷星淪落街頭為小販,李菁還有那麼一點點殘餘的星輝。

美人將相,功業興亡,包括邵先生和方小姐,轉眼間都走了。開車經過清水灣的雲影路,但見幾個片場的倉廠仍在,卻一片蕭條,荒丘夕陽,香港變成了這個樣子,不看一部《魚美人》悼念當年的影音精英,台前幕後都去了哪裏?當真是末世了。

陶傑李菁李菁紀念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