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少了一個「錢」字


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兩國之間的貿易商品、商易數額、數據項目一一羅列。

中國歷史的教育,其中一樣缺失,就是缺少歷代中國對外貿易的數據。譬如講到明朝,一般以為太監弄權、帝皇昏庸,但很少人知道明代三百年政治雖然黑暗,經濟貿易中國卻是繁榮大國。因為十五六世紀,歐洲對茶葉、絲綢、瓷器三大中國商品需求龐大,而且歐洲正值文藝復興,經濟振興。明代 Made in China 這三樣貨品,不像今日的 T 恤牛仔褲,五百年前全部是高級奢侈品。

也就是說,當年倫敦巴黎由中東或阿姆斯特丹引入的中國貨,全部是相當於 LV 和 Chanel 的檔次。時移世易,那時的 Made in China,就是今日的法國意大利名牌。歐洲貨品卻沒有幾樣能輸得入中國,因為明朝五千萬人口自給自足。這樣的朝代,自然富庶有如今日的美國。

《金瓶梅》的大富豪主角西門慶,只是做出入口,平時無所事事,天天可以玩女人。正因為明朝滿溢,資本皆財,生活荒淫,這才出了一本曠世的經典小說。

除了經中東轉口歐洲,明清兩代,中國最重要的貿易對象是南洋和印度。明清由暹羅進口稻米、手工業製品,包括象牙,只當時中國第一大港的廣州,對暹羅貿易額一年就高達三萬五千噸。由印度則入口大量棉花。中國江南婦女和男士穿著的「陰丹士林」布和深藍的棉袍,其原材料,幾百年來都由印度輸入。

只是江南人一向不喜歡印度咖喱,中國到湖南四川才喜歡吃辣,因此浙江、福建、廣東人的飲食口味,無法令印度向中國擴大出口香料。

今日講中國歷史,缺少了經濟史,要在大學圖書館才有。讀來讀去,就是歷代帝王興衰,要中小學生記住許多年號和人名,而不是讓二十世紀全球化的新一代讀取經濟貿易的數字資料。

香港是一個貿易港,小孩自小在數字堆裏長大:恒生指數、地產呎價、收入中位數,以及大學畢業生的每年起薪。如果在中學教中國歷史多包含一點經濟貿易數據, 投合香港 DNA,教師由做生意的角度,講中國明代為何盛世,中國清代中葉之後,因為英國在印度的侵略和競爭,為何又走向衰落,則歷史這一科與經濟接通,令兒童增加歷史教育的興趣。

但香港的中國歷史課程是錢穆這一代文人制訂的。他們不是經濟動物,而是四書五經浸淫出來的文化人,覺得講一個錢字很庸俗,而且這幾位文人當年南來,目睹大陸中共摧殘文化,一心要在香港復興儒家傳統。幾十年來,中國歷史課程只有一個文化敘事度、一條帝皇朝代主線,並無其他。至少像自助餐一樣多幾項選擇,歷史科就不會教成今日的令人昏昏欲睡。

這就需要想像力了。中國文人即使經歷五四運動,最缺乏的不幸就是想像力這三個字。

陶傑貿易戰中國美國Made in China少了一個「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