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誠信與欺騙之戰


美中貿易風波,除了龐大的貿易順差,特朗普空襲敘利亞之後,攤牌對決中國高科技晶片問題的「中興」,並順道劍指「華為」,兼點名在美國懷疑從事情報活動的「聯想」,可謂四面開花。

此一場衝突,本質是美中兩國文化之爭。一邊是西方人五百年來極為看重的「誠信」,另一方則為中國七十年來習慣了的「欺騙」。

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就是誠信。尼克遜無論在外交上如何打開中國之門,致力結束越戰,水門事件撒了一個謊,即刻被彈劾下台。可見美國人重視說真話,自華盛頓開國以來相同。

但不幸中國卻以欺騙立國:企業欺騙客戶、下級欺騙上級、大官欺騙小幹部、醫院欺騙病人、學校欺騙家長。一名中國人若不懂得與生俱來如何欺騙,在這個國家不僅寸步難行,還無法生存。

1978 年鄧小平復出,連他自己也吃不消,針對黨內外謊言瀰漫,提出「做老實人、說老實話、辦老實事」。一國之尊勉勵其黨民,竟然是最基本的「不要說謊」,其文化體現的「厲害了我的國」之厲害,可想而知。

此中講的欺騙,慎勿誤會,並無道德批判的成分。因為在中國文化社會結構中,分屬正常。加上 90 年的共產黨歷史,馬克思主張生產資料、生產技術,全歸勞動者所有。也就是說,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第一步就仇視擁有生產資料和技術的資本家。認為一切資料技術,不問條件,理應讓無產者擁有。

美國人以誠信立國,中國人則以共產和欺詐立國,這一場美中對決,可見絕對無法避免。中興集團因非法與伊朗交易,被處罰十一億美元。美方仁至義盡,給予機會,責令中興解僱三十九名中高級員工。然而,中興不但再次違諾,還將這班人加薪發獎金,理由很簡單:中國的制度決定,這三十九人有官方高幹背景,精英子女,他們成為海歸派,必須以特殊關係安插高位,領取高薪。中興哪來的膽子,將這批紅色八旗子弟解僱?

中國簽署了聯合國人權宣言、聯合國海洋法、簽署了世貿組織的許多約章,明明答應開放市場。但不幸由於文化性格的基因,加上國企和黨機構操控的一個制度,在中國,成功不講公平競爭的市場實力,而講幕後關係的權力網。

要徹底的變革,不可能來自體制內,因為在這種國家,戈爾巴喬夫的人物永遠無法出頭。美國等了 20 年,奧巴馬對於中國種種違規,睜一眼閉一眼,等到特朗普上台, 終於忍無可忍,在外部摧砸衝擊。可惜中國上下還未意識到問題的本質,《環球時報》主筆胡錫進不斷叫囂,毫不妥協,「與美國鬥爭到底」。

所謂不惜代價,在一個國企主導的專制國家,代價永遠不必由中興的高層及其幕後的權貴付出,付出代價的永遠是無法移民、也不能將子女送去美國讀書的勞工百姓。

中興一旦大幅裁員或面臨破產,其工業鏈上下線造成的失業效應,連鎖雪崩。但中國上下似乎仍沉迷於「美國眼紅我們強大」的陰謀論,這樣一來,下一回合就更有好戲可看。

陶傑特朗普中國華為誠信人權中興誠信與欺騙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