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中學歷史這科


林鄭特區政府名下的教育局局長,因頒布中國歷史教科書一連串名詞刪改,引起軒然大波:不准稱「收回香港」,也不准說「歐洲崛起成為歐洲的優勢」,也不許說「香港在中國南方」,也不准說「八年抗戰」也是錯的,而需要改稱「十四年抗戰」等等,令香港學生教師聽得烏煙瘴氣。

香港歷史本來就是香港最沉悶的學術,不信問問城中最長青女作家:她曾自稱讀中學時最討厭歷史,直到長大了,看到女兒在加拿大讀中學的歷史課本,講得生動活潑,這才有如亞當食了禁果,第一次知道歷史可以教得如此趣味而開心。

中國歷史科是香港學生的噩夢,尤其是女生的噩夢。

不妨做做調查,有幾個港女喜歡讀中國歷史?因為中國歷史的主角幾乎全是清一色的老男人,叫做帝皇;加上另一幫被閹割了的老男人,叫做太監。

雖然還有一些四書五經的文人和偶然舞槍弄劍的將軍如諸葛亮和岳飛聊加點綴,俱是悲劇角色,但看一場戲首看卡士,一眾生理正常和另一眾器官殘缺的老男人,兩千年來打來殺去,這種戲毫無看頭。

雖然大導演吳宇森非常的努力,開拍中國歷史片《赤壁》,選了日本小鮮肉金城武扮演諸葛亮,企圖令中國女觀眾對中國歷史發生興趣。一片苦心,終究無濟於事:中國歷史的卡士演員,實在太無吸引力。或更精確地說,中國文化的源頭兩名大師:孔子和莊子,也是兩個老男人,也沒有吸引力。

現代世界一切賣影像,最重包裝。政治領袖是創造歷史的人,人家西方早已意識到用靚仔小生來做首相總理。英國首相卡梅倫、美國總統奧巴馬、加拿大總理小杜魯多、法國總統馬克龍。

科技網絡時代創造歷史的人,必須一個賽一個的俊俏小鮮肉。三百年後下一代回顧這一頁世界風雲,看見幾個主角留下的艷照,全部眼見一亮,那時的人對於讀今日形成的歷史就有興趣了。

因此在董建華時代,不知哪一位高官很明智地將中國歷史必修科砍掉,實有先見之明。中國歷史教材沉悶、教法沉悶、教的人性格沉悶,殖民地時代的英國人不是不知道──英國本土教中學歷史絕對不是像齡記書局或商務印的那種歷史書的教法,人家是將人物重點挑出,講他的故事,例如伊利沙伯一世本來是個可憐的小女孩,被家姊瑪麗皇后囚禁於倫敦塔,臥薪嘗膽,避過暗殺,心思聰明,終於反敗為勝。

這就是一部阿信的故事的翻版。英國人心知肚明,殖民地香港的中國歷史是不可以這樣教的,但心中冷笑,不會告訴你。

中國人沒有能力改革歷史科的教育方式和態度,最終林鄭月娥和她的男局長,只有在詞句的末節上大造文章,企圖取悅他倆的主人,豈知不幸弄巧反拙。前宗主英國人精通殖民地教育,今日躲在祖國,看見香港特區就中國歷史而內鬥,一定掩嘴暗笑。

讀中國歷史為何如此難?中國的運氣不好。兩三千年在舞台上進退交替的,盡皆面目兇猛或猥瑣。偶有武則天和慈禧太后,由一齣《金枝慾孽》之類的 TVB 歷史宮廷劇中殺出,可惜只有兩名。

該兩女角又遭到歷代寫歷史書的男人高度妖魔化,這樣的歷史書難怪無法吸引玩手機的一代。

最終由女特首林鄭和她的男教育局局長終極收拾一個爛攤,可惜又無此能力。千錯萬錯,錯在於中國不應收回香港主權。讓英國人領導下去,中國歷史教學無論再悶再爛,也不會引起那許多風波。這就是殖民地管治之優越了,此一真正的歷史教訓和真相,不知今日特區教師又有幾人擁有此常識否?

陶傑中史教科書收回香港國教林鄭中學歷史這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