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大馬風暴


confusion-on-mahathir-bin-mohamad-swearing-continues1

馬來西亞大選,92 歲的馬哈蒂夥同前政敵安華反攻奪權,趕走了他的前度門生納吉。

此一世紀之戰震動國際。原因是馬來西亞獨立以來,雖有掏空其名的「民主」,但從來都是一黨獨大。馬哈蒂回鍋,在效果上有如李登輝重選總統,在民進黨手上奪回寶座,92 歲再度出征。

馬哈蒂為什麼會贏?因為從其 2003 年退休,15 年來眼見兩任總理皆是他悉心培養的對象,一蟹不如一蟹,尤其面對中國的經濟擴張,完全招架無力。

老人家一生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馬來西亞在冷戰中獨立,馬哈蒂與新加坡的李光耀彼此有瑜亮情結,兩大強人鬥法,就在於「馬華」兩個字。

李光耀脫離大馬聯邦建國,領導一批華人表演「出埃及記」,時維 1965 年。從此馬哈蒂在馬來半島和東馬,致力建立一個確保馬來人永掌政權的聯邦。沒想到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國的熱錢掩至,「一帶一路」大灑金錢,所謂大灑金錢的意思,包括充滿中國國情特色的行賄。

中國資金不只是提出非常誘人的條件,幫沿途國家建築鐵路和馬路,最重要的是「開發」之後,種種後續利益歸中國所有。這還不止,在「開發」的過程,中國的國企只會僱用中國人的勞工。馬來華人幾十年來熱衷於文化尋根,中國的錢和人來了,馬華六百萬人口,恐怕可能像找到了親娘。

對於馬來西亞,幾十年來立國的宗旨之一是確保華人位居少數,而且影響力受控制。但國內的「華人」雖然多半已經歸納入馬來西亞的價值觀,源源不絕的中國移民隨着建設工程和房地產炒賣,遷居大馬,不由得不令馬哈蒂擔心。

馬來西亞以民族主義立國,國父東姑阿都拉曼,而馬哈蒂就像蔣介石。繼承國父遺志對於上一代的政治家十分重要,關乎氣節名譽。馬哈蒂重返政壇,並非為了權力,而是一份愛國的熱誠和執着。

馬哈蒂競選的口號,救國之情甚為悲壯。為了這一點,不惜與一度恨之入骨的安華講和。安華兩次繫獄,因為親西方而蒙受馬哈蒂疑忌。但在獄中的安華,相信也看出了馬來西亞長遠不妙,也捐棄前嫌,與前師父聯手再度出征。

馬哈蒂是老練的政治家,競選時針對中國的擴張,勝選後表示「支持一帶一路」,但仍堅持要再審閱所有中馬的建設工程合約。

這些合約,前任政府元首收了幾多錢,有大陸投資經驗的香港人和台灣人,個個心中有數。

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白宮,許多人也一度以為商人做總統是為了錢。但一年下來,特朗普的所為,令許多人跌眼鏡。憑一鼓氣,即半生的觀察,競選總統更為了救國。

中國人以本身的文化看世界,千里求官只為財,不論做主席還是特首,除了一個錢字,尚有何目的?哪知道這個世界遠自特朗普,近至馬來西亞,愈來愈多例證從政者不為個人之私,也真教許多人跌眼鏡。

馬哈蒂當選,新加坡一陣緊張,因為李光耀不在了。然而馬哈蒂這次回朝,着眼點決不在新加坡,而有更遠大的敵人。

馬哈蒂馬哈迪大馬馬來西亞大選安華變天民主中國一帶一路陶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