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歡迎馬哈迪回歸


大馬選舉被指為變天。獨立以來,這是第一次真正政黨輪替。雖然高齡領袖馬哈迪回朝,看似舊瓶舊酒,但馬哈迪高齡九十二,潛伏十五年,眼看馬來西亞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有如李登輝重新披掛競選挽救台灣,馬哈迪也聲稱是挽救大馬。

馬哈迪說「馬來西亞已經全毀」,此言非虛。馬哈迪年輕時從政,與李光耀一樣有非常強烈的政治信仰,就是馬來西亞必須為馬來人的利益服務。

六七十年代馬哈迪針對大馬半島華人政治經濟權力的擴張,與李光耀衝突。結果是李光耀含淚退出大馬聯邦,上演了一齣「出埃及記」。

英國人撤走前早已料到馬華不能永久相處,將新加坡這個小島另設為「自治邦」,李光耀為新加坡自治邦行政長官。

大馬成立之外,馬來半島和東馬的沙勞越上下夾緊新加坡。然而英軍一直在新加坡和東馬部署,以防馬來人情緒衝動,掀起巨大的排華潮。

李光耀是蘇彝士運河以東思想最英國的華人。英國人希望在馬來西亞聯邦成立議會民主政治,讓大馬和華人可以各自擁有成熟的政黨。獨立後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與李光耀一樣,同樣劍橋畢業,本來以為這是大馬走上議會民主正確的起步。

但畢竟兩大民族有與英國人不同的基因。馬來華人政治覺悟極低。這次大選,馬華公會由七席遞減到一席。這些華人領袖好似患了智障,對外宣傳:「選馬華即是選中國。」因為馬華許多生意人早已在大陸有投資,正如台灣的國民黨與中國打得一片火熱。

在結束「韜光養晦」之際,中國也亮出底牌,華人許多頭面人物時時訪問北京,杯酒言歡,馬哈迪看在眼裏。

馬華公會與納吉的巫統合流,而巫統公然父子貪污。「一帶一路」號角吹響,中國的熱資正要經馬來和馬六甲海峽伸向全球。巫統和馬華公會此一聯盟,若倒向中國的金錢懷抱,則馬來西亞當初為何要獨立?

驅趕李光耀在前,但迎來中國政治滲透在後,「老馬」這生人,如有一口氣又如何能容忍?

大馬選舉,馬哈迪慌了手腳,因為自己已經退隱,組不成班。左挑右選,只有臨時將監獄裏的安華請出來,與安華的「人民公正黨」合拍組成「希望聯盟」。

安華本來是阿拉伯伊斯蘭文化學者,有知識分子氣質,曾周遊歐美,與西方關係良佳。安華本來與馬哈迪理念相似,只是在一九九八年金融風暴中,安華主張接受亞洲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的資助,改組馬來金融體制,馬哈迪反對,二人反目成仇。

但現在比起這些小衝突,馬哈迪覺得馬來西亞遇到大威脅。加上納吉近十年,權力承襲了馬哈迪時代的專制,國庫上下其手,「一馬基金」爆成國際醜聞。

馬來西亞幸運之處,是馬哈迪高齡九十二,頭腦清醒,還可以出山。若是兩三年前逝世,現在即使華人和馬來人想倒納吉,納吉在鄉下派錢買票,一定可以連任。

風雲際會的時候,最重要有人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幸有一個邱吉爾。今日的馬哈迪,說他是邱吉爾,未免言之尚早,但國有國運,這位當世最高齡的領袖, 經歷過世界大戰、殖民獨立運動、冷戰,見過印尼共產黨政變的覆滅。今日的政治,全部sell年輕人的口才魅力影像,到了大馬選舉的關鍵時刻,證明還是要靠老人。

這個世界,太平時選領袖可以選俊男,但一旦出大事,單靠小鮮肉靚仔,一定行不通。無論是耶和華或阿拉,上帝畢竟公平。

陶傑馬哈迪大馬李登輝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