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才女」政治不正確


被指為「香江才女」不一定是一種恭維。若女作家性格分明、擁有國際視野,未知是否會因此殊譽覺得啼笑皆非。
因為在中國文化傳統之中,先有一句定性:「女子無才便是德」。這是全球孔子學院崇尚的最高宗師二千多年前的定性,今日若信奉孔子儒家的中國人皆不會反對,因為孔    教是華人的宗教,孔子的話亦即馬太福音。
若女子無才便是德,在邏輯上很簡單,才女便是無德的婦人,不可能有其他定位。因此廣稱一名女性為「才女」,十足的政治不正確,實是對這位無辜女性曲線隱含的最大侮辱。
三十年代,上海湧現大把女作家,蕭紅、丁玲、冰心,當時無人稱之為才女,因清末以來的教養和學識尚在,上海北平的知識圈,都知道才女是什麼意思。
蘇小妹三難新郎、李清照淒清吟詠,不錯,那時的這幾位女子確稱為才女,但因為相對其時婦女幾全為文盲,連個名字也沒有。譬如北宋有一個不知名的女詞人,叫做 「曾布妻」,也就是一個叫曾布的妻子。紅樓夢裏有個「周瑞家的」也沒有名字。貴如王夫人也鮮有人知姓甚名誰,在那個時代偶出兩三個例外,有如五百年一遇的愛因斯坦,當然叫做才女了。
但今日香港是國際城市,若算才女,你公司的那位女上司也是。擁有加拿大某大學工商管理學位的,已經才女得不得了。到蘭桂坊去看看,每星期六夜間,大把才女開口就是美國口音的英文,衣著入時,手持一杯紅酒,與三四洋人單挑,講話像希拉里,顧盼自豪如殖民地時代的鄧蓮如。當然,蘭桂坊的這個才女階級,十年逢一閏地偶然還有掌摑乘車來找尋自己的母親的事件,但有才方有底氣,有底氣就敢 say no,這是中國網民的共識。才女也可以很勇武,你可以說是西方教育的成功,但中國女性基因本來不差,也是一個原因。

陶傑:懶洋洋的她不在了

香港數十年有才女。上一代的孫寶玲長期戴一條頭巾,開設影樓,攝影機捕捉其時的美男小鮮肉。還有一個南來上海作家潘柳黛,在大報天天寫專欄,據說也有幾分張愛玲之風。
最神秘的才女當如十三妹,獨住跑馬地某公寓,文筆辛辣,日日批評時政,聽筆名當知其貌屬中姿,我小時看見還想像當是一位珠圓玉潤的肥婆。十三妹行文全無陰柔之氣,更不要說在稿子上灑香水,但當時在報章擁有魅力,人人追看,只是天涯夢遠,從來不知所終,直到有一天斷稿,原來一人死在寓所,後來何人殮葬也不得而知。
相對於十三妹,最近逝世的林燕妮小姐文化轉型,全新高調出擊。因為時勢不同了,七十年代電影興起,要低調也不可以,何況林小姐是廣告公司老闆。
即使冰心張愛玲,若今日在生,而又識廣東話,必是電台主持吧?不知是精講親子教養還是湯水護膚,還是偶爾要帶團北上,尋訪廣東野味、山東包點,一面咀嚼大吃,一面伸出邱吉爾V字手勢?
女作者仍須以低調的好。沒有什麼原因。有性格的人不願露面,就是不願,其他人幸勿勉強。最怕不相干的電話來三催四請,女作家推掉應酬,只想擁有一個閨房加一張書桌。
不,寫作人不需要所謂的透明度,一張稿子和一枝筆已經完全透明,否則如何暢銷?最怕剛登場的專欄新人,還沒做三兩天人,下筆就是我我我如何,然後是我妻子如何,然後我兒子女兒又如何如何。張愛玲筆下絕少一個「我」字,但她的家勢與私生活,在成大名之後,人人追訪。護膚品和化妝品幸勿也找才女做代言人。女明星小鮮肉多的是。她們不是才女嗎?至少讀得懂劇本,台詞唸得準,雖然每個鏡頭分拍,台詞只唸一兩句,後面不知幾多導演來教,但拍出許多得獎電影。凡女演員俱是才女,又幾時輪到不露面的寫作人?

女作家才女十三妹林燕妮張愛玲陶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