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山洞裏的全球化


全球化的互聯網,終於發揮貢獻。如果不是那個縱切面的地質圖,全人類都不知道怎樣救出這批年輕人。

泰國少年足球隊集訓完畢,教練妙想天開,竟然帶一班小孩去鑽山洞。豈知「探索精神」雖其志可嘉,忽然一陣大雨,蜿蜒曲折的山洞灌進地下水,當場進退兩難,十多個小孩屈藏在山洞的一座石台,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想想這是何等噩夢的絕望情景?從前說欺山莫欺水,現在倒過來要欺水莫欺山。山險隨時甚於水危,馬鞍山麥理浩徑,一名十八歲香港少年郊野步行,不幸遭到雷殛也無辜丟喪一命,令入欷歔。

這一代的人是不是看了太多的勵志電影和漫畫,對自然天險的警戒逐漸消失。以這位足球教練為例,集訓完畢,大汗淋漓,不是應該叫孩子們回家團聚做功課嗎?剛好就有一個因為功課沒有做完趕回家而逃過一劫。通常都說:做完功課才運動。這位小弟弟倒過來反而救了一命。

全球祈禱關注。泰國的山礙於在地質,有許多險奇的山洞。去鑽過一兩次,伸手不見五指,深處是聽得出清脆回聲的地下水,總覺得會有什麼史前的怪獸忽然跳出來。

《地心歷險記》早已預示:人類對這個星球所知幾何?覆蓋地球七成的是海洋,在菲律賓西邊有一條深達數公里的海淵,沒有人深探過。海底的地界了解有限,地殼底下又所知幾何?

不知生、焉知死?腳踏實地的那片土地,人類所知不超過百分之五。連阿特蘭蒂斯沉沒在地中海那一處,用最新的高科技就是勘探不出來。尼斯湖海怪也只是一個小湖,因為水深,高科技可以遠征木星,但無法下達尼斯湖那幾百呎的海牀。

在大自然面前,人是不是忘記了謙卑?喜瑪拉雅山有各國登山隊遺下數以十噸計的垃圾:棄置的塑膠帳篷、食物容器、衣物,還有許多凍死跌斃無法運去的冰封遺體。

大自然好端端的在那裏,為何要去滋擾侵瀆呢?電視網絡全球化,有太多的國家地理雜誌紀錄片頻道,對小學生自小形成誘惑。探索天險有如做太空人,需要不尋常的體格,也要很深入的訓練。十幾個泰國少年真不怕鑽探到一半,黑暗的洞穴那一端冒出一條綠眼睛的火龍,或幾百個身體發着綠光的地下生物。

衛斯理六十年代以魏力的筆名寫過一系列的《女黑俠木蘭花》。這個系列風格由於過分模仿當時的占士邦電影,今日看來在女主角使用的武器技術方面略嫌脫節,但作者倪匡先生的想像力,卻一點也不過時。

「木蘭花」小說有一集就叫做《地道奇人》,最後一幕是女主角看見從地下的洞穴底冒出成千上萬,有如老鼠一樣生活的人形生物。此一場景充滿視覺震撼,一個犯罪集團的謎底此處揭曉。半世紀過去了,在第三世界貧窮黑暗的角落,有許多人命廉賤的低端人口在絕望地生活着。譬如河流污染、山羣劈禿、山下一條村都因為牛仔褲漂染和化工污染,變成一條癌症村。這些人雖住在地面,但又與活在洞穴裏何異?

弗洛伊德認為,人對於山洞的好奇和恐懼,可以上溯至嬰孩期在母親子宮裏的最早殘餘記憶。面對山洞,有人發生探鑽的衝動,有人望之而恐懼。第一類應該是對母親很好的孝子,第二類則比較忤逆,性格獨立。尤其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者,相信會懼怕探山洞。如果所謂中國就等同母親的話。

要拯救十多個少年,相信還是有辦法。只要由蛙人拖一條繩索,繩索繫着可以避水的防護燈泡,讓小孩抓着繩索潛爬,疲倦時盡量伸頭在外呼吸一口空氣。看新聞圖片,應該不難。

但為什麼拖了這許久?還要待英國潛水專家來救了。全球專家獻計,但願有驚無險,否則要所謂的Globalization來又做什麼?

陶傑山洞裏的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