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夏末遊馬關


日皇退位在即,夏末忽然發生連續兩宗天災。大阪颱風、北海道地震,歷史上頗為罕見。日皇平成在位近三十年,日本的國運不是太好。廣場協議簽訂之後,經濟泡沫爆破。以前一千多萬美元投一張梵高向日癸,買家是日本富商。平成上台之後,此調不見再彈,後來變成了中國豪客縱橫天下。

日本天災期間,剛好在九州的福岡,地偏一角,遠離地震板塊裂縫,竟然可以苟安。福岡是很靜好的小城市,由台灣北飛更近。中國遊客極少,而且櫻花由這裏向北出發。福岡機場離市中心甚近,計程車僅二千多日圓,不受地震波及。抵埗第二天已經陽光普照,心想幸運得有點罪疚。

福岡市內有美術館,但乘四十分鐘火車即到著名的門司海峽。門司海峽這一邊是本州,有如尖沙咀,那一邊就是九州,與下關相對。這片海峽就叫做「關門港」,兩地各以一致統稱。一九五三年,美國黑船初抵日本,當初日本也想關門,但後來想清楚,與美國軍事實力懸殊,順應潮流,開門了,而且即刻學習西方的憲政和自由,其中與亞洲鄰國,在探索現代化的過程中,引起了一點不愉快。除此之外,順風順水,進化成今日港女和大陸遊客,個個眉開眼笑爭相奔赴的亞洲唯一文明大國。

去到門司海峽,當然要過橋看對面的春帆樓。一八九五年三月,清國戰敗,李鴻章即在此處下船登岸。首相伊藤博文指定春帆樓為日清談判地點。當時這座房子屬於一個醫生,伊藤是好友,醫生病逝,剩下一個寡婦,無以為生。伊藤喜歡吃河豚,福岡外海盛產河豚,當時是禁食,但伊藤博文開了一道後門,讓寡婦得了河豚經營執照,因此春帆樓之名經伊藤題款,即遠近馳名。

伊藤在這裏向清國開列和談條件,需賠款三億両,割讓遼東、台灣、容許朝鮮獨立,清政府不准干預。談判期間,故意讓幾艘炮艦在窗外的海峽巡邏,李鴻章一不答應,幾艘戰艦即前往天津。

李鴻章唉聲嘆氣之餘,有一天在春帆樓門外不遠處,他下宿的一座接引寺,一名愛國青年向李鴻章面上開了一槍,血流如注,即送附近醫院急救。幸好明治維新學西醫成功,醫術高明,談判暫停十日,李鴻章包紮好傷口,繼續商談。

伊藤起了憐憫心,賠款由三億両減到二億,但遼東堅持要割讓。唯後來英法俄等眼紅抗議,日本怕在西方犯眾怒,只好放棄。

若當年連遼東半島也割了,歷史改道,就沒有後來的大連英雄薄熙來。

今日的春帆樓已是改建,原建築被美軍炸掉。但李鴻章等談判的一套桌椅,在樓外另闢記念館陳列。福岡的旅遊資料只告訴中國人和香港人哪裏有美食,不太講春帆樓,怕你們去會看見覺得傷心。但對於一名華人遊客,下關還有河䐁可食,又沒有什麼值得傷心呢?

同行的幾位朋友,眼前陽光普照,心情愉快,在春帆樓外伊藤博文的銅像前,笑嘻嘻的拍了一張照片留念。

陶傑天災日本旅遊春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