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北京


三天前才離開北京,還穿着厚厚的皮大衣,隔一個周末回來,怎麼比香港還要熱?!最是要命的,一步出機場,迎面便飄來漫天柳絮(我以為是蒲公英),司機小傅說:「要是有敏感症的人,準不好受!」你不就是在說我嗎?!

眼痕,流眼水,打噴嚏,怎地還加上幾聲咳嗽?明明是一個晴天,卻也不為北京加半點優越分。

前前後後,北京建個家有五年了!中間有過頻繁的進出,密集的短住。到後來,不知道是因為空氣,食物,人事等等種種原因,都不大願意來!輾轉,這年無緣無故進出幾回之後,便到了收拾公寓,把這個國內的家,又搬到杭州去!

我加大力度去想,這個地方有什麼格外值得我依戀的?!幾乎想不出半點!

倒反而是對司機小傅產生一份不捨!這個司機加保鑣,外形活脫就是一個真人版的巴斯光年。性格耿直也不失風趣,有回我問他關於一個人的印象,他沒說好或者不好,只是輕輕帶上一句:「只是水分多了點!」忠厚地給我一點提醒。這樣的司機,若能在香港找得到,也真是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