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浮雲終日行


89kam01b

 

 

*美國聯美公司籌備經年史詩式的電影《夏威夷》(《Hawaii》)於一九六六年十月上映,改編此類巨著之風險,得罪文人引發筆伐之命中率高,普羅觀眾對去蕪存菁後有限的篇幅消化不良,吃力不討好其次,片廠失利負債個案參半。該片票房不過不失,但演完《仙樂飄飄處處聞》如日中天的茱莉安德絲,合演的麥士馮西度、李察夏里斯,均素以被視作演技派中堅,全片各崗位均贏不到奧斯卡金像獎青睞。

一九八三年與Jeanette林翠談及,只能當她失馬塞翁,皆因籌備階段,美方曾力邀電懋派出林翠及陳厚演出原著中的華人角色,劇本亦分送演員手中,電影界引頸以待。耗時半載突傳製作決定刪減原意三小時的長度,將副要章回及人物取消。事隔廿年她仍保存該完整的劇本,亦無淡忘曾細讀厚厚的小說,與編劇變動了的細節逐一比較,做了不少筆記,不知對她是濃或淡的哀愁。我企圖用焉知非福的角度打破悶局,事關首選的大師佛烈仙納曼,最後關頭讓出導演筒給聲名稍遜的佐治萊希爾,自己卻是心儀另一套《日月精忠》(《A man for all seasons》),走馬上任果然令該片大獲全勝,將《夏威夷》相映得更憔悴。對此,林翠豁然通達:「如果得到一趟值得花心血的合作,哪怕要錯失十倍片酬,我絕不後悔。得不得獎是時也命也,後悔拍錯一套電影,接錯一個角色,自打嘴巴,先至最不值得原諒。但我做足功課的電影,我就當自己演了,戲院已經上畫了。」了不起的Jeanette。

(Kam)對不起Kenneth,我見着你,就像Jeanette報夢叫我來見你一樣,談什麼也聽見她令我留下印象的見解。

(Ken)在日本的藝人,畢生每日都在工作中,兼永不言退,也不質疑每個產品出來的重量,他們每一個都有過百套電影幾百套電視劇的紀錄,極之等閒,重視的是融入每個體制每個合作模式的收穫。我也一樣,已拍過一百七十六部兩岸三地以至西方國家的電影,在本地四個電視台的電視片集也接近八十部,每一次我計較的是不同地方不同目標的工作方式,我不會花時間追究我失去了什麼。

(Kam)奇連伊士活比你大三歲,仍在辛勤工作,就算作為導演的功課多細緻,他都要求演員早一點到拍攝現場,感覺目下的一切,往往有靈光一閃。

(Ken)對,這不是即興,不管是什麼年資,好演員什麼時候都會帶來加號。最近我在拍攝電影《唐人街探案》留意到日本來的妻夫木聰,全盤投入的程度,很明顯是跟現代很多年輕的有很大差距。

(Kam)國難確是影響他們影業有後遺症,妻夫木這幾年把心一橫,不盲從經理人的安排,擅自經營另類戲路,他的guts,是好些演員缺一門的。兩岸的鮮肉,上菜的時候也有滴血,每個家庭的觀眾,何嘗不縱容飼養的寵物?但有不少網劇,都是給一個巴巴閉閉悠悠晃晃的就足以拖垮了。

 

89kam01c

(Ken)你和我都被馮小剛的近作《芳華》打動,那幾個豐衣足食長大的年輕演員,一息間就把我們載進那悲壯的年代。

(Kam)一竹篙棒打一船人,其中有生命力的,自會跳船閉氣潛水到彼岸……你還是沒有告訴我,大半個世紀了,有哪一位女演員是你一直最想和她合作的?

(Ken)列舉外國的太有距離,華人之中的女性,如果生於南國,就過於漂亮而嬌滴。但也有例外,又有風情又有性格的,莫如離開了的紫羅蓮和梅綺了。

(Kam)總有健在的,你可以恭恭敬敬禮儀周周去向她拜年,飲茶食飯的……

(Ken)有, 她剛柔兼備,是我的首選,羅艷卿。

甘國亮曾江羅艷卿林翠陳厚妻夫木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