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給我一個道歉》:當痛苦成為兇器


b-093913當痛苦成為兇器

這個世界最危險的,莫過於人總是相信自己永遠是對,只要違反了自己的意思,只要對方的出身或歷史原因而令他被界定為非我族類,他所做的就只能注定是錯。黎巴嫩導演Ziad Doueiri執導的《給我一個道歉》,透過一宗雞毛蒜皮的日常小事,觸發躁狂男Tony(Adel Karam)和地盤工頭Yasser(Kamel El Basha)的恩怨。表面看來見怪不怪的衝突,意外引爆潛藏多年的國族仇恨,一發不可收拾,盡現編導功架。
兩個男人的對決,提升至政治以至國家層面的矛盾,劇本漸次推進,過程充滿張力。本身是基督徒政黨虔誠信徒(對,是宗教所代表的政黨,而不是信仰本身)的Tony,對來自巴勒斯坦的Yasser一開始已充滿偏見。片中交代巴勒斯坦人長年流離失所,被以色列欺凌,來到同聲同氣的阿拉伯世界卻被視為社會負擔,得不到同情和尊重,堪稱「阿拉伯世界的黑人」,境況淒涼。
片名《給我一個道歉》中的「道歉」,正是Tony認定自己被Yasser粗言問候後所提出的要求,而正當Yasser打算道歉之際,Tony卻對他以至他的民族作出納粹式侮辱,最終二人對簿公堂,上演連場舌劍唇槍的法庭攻防。蛛絲馬迹交錯的是一段牽涉黎巴嫩內戰的黑暗歷史,解釋了Tony對巴勒斯坦人懷有敵意的緣由,也讓觀眾上了黎巴嫩現代史的寶貴一課。
雖然電影以黎巴嫩的歷史為背景,但故事傳達的信息其實相當普世。不同民族,甚或如片中操同一語言但國籍不同的族羣互相仇視,無時無刻都在世上上演。電影中的Tony有如丁蟹,橫蠻火爆生人勿近,但導演並沒刻意把他打造成反派。觀眾的同情雖然會全數投射有風度有氣量的Yasser,但當Tony的秘密被揭穿,並因這宗案件而被迫面對逃避多年的傷處時,突如其來的衝擊令他徹底崩潰,對他來說既是懲罰,也是重生。片中一句「沒有人可以獨佔痛苦」如雷貫耳,當痛苦成為傷人兇器,恨怨自是輪迴無了期。

PS評語:一定要看

 

給我一個道歉影評the insult奧斯卡外語片黎巴嫩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