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水底行走的人》:他淋漓,你未必暢快


igtb005

他淋漓,你未必暢快

水底行走的人》是非常黃仁逵的,完全由紀錄片的「主角」帶動,也決定了影片的面相,導演的角色和參與,刻意也竭力地被他擠出門外。

不論你知不知道這個人物,你都不能否認他的非典型,尤其是在香港這個太多典型、太少自我的社會。或許像他這樣思想行為的人,在歐美輕易就有一籮,但在香港似乎不多,唔使交租呀,有心的導演 Angie 有心為香港人說一說他的故事。

從片首,他的不讓你「導讀」,不讓導演決定、安排,甚至……篩選(?)切入點,紀錄片於黃仁逵,是客觀是呈現不操作,這方面他有自己的執着,也是他的執着令觀眾看得過癮,令 Angie 一肚子氣(哈)。

本片好看,因人物突出,這種鮮明性格,是很多編劇無法夢見的簡潔,又充滿 flaws 地展現的。Flaws,就是人性。黃仁逵不讓別人去修葺他的人性,才有今天的自己,自然不會讓記錄他的導演去模塑他。

黃是個畫家,他用畫家的眼睛觸摸這個世界,不是旁觀,再用畫筆、有時相機代替了筆,呈現也捕捉了他的感知,或社會的狀態,表達他想表達的,再用藝術家的反叛,在這個不鼓勵反叛的社會內逕自掙扎。

Angie 拍黃仁逵是看得見的辛苦,他 difficult,甚至以 difficult 自豪,或者世人對太多人與事,甚至自己太 easy。這樣的作品讓人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處事態度,這樣的作品,挑戰大家去細想自己的妥協與被動,任制度與定範,去把我們「啤」成一件社會更合用的零件。

自由率性,以世俗標準,他不是個好父親,他女兒的眼淚,父親長期缺席的創傷是真的。沒有 glorify 自由率性,也沒有補白難唸的家庭經文和生命有過的情愛糾葛,又不是肥皂劇,他就是他,富或貧、愛與憎、疏與親、政治與傷痕,他有自己的清醒,血肉人性淋漓,未必暢快。

其實他的率性,也有篩選,黃自覺也清醒,他不讓別人看不給別人看的,你不會看見,就像你看見他的畫室,不會見到他的家一樣,很易明白 Angie 為什麼想拍他,就不易明白他為什麼肯拍。或許他也在找尋什麼,據說創作永遠是種找尋。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水底行走的人黃仁逵影評紀錄片陳安琪畢明